有趣的地名故事
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QQ空间

来源:转载 访问次数 : 发布时间:2021-06-09 10:15 收藏

(一)藤桥黎

很早以前,一条河流将黎姓族人分隔两岸,一脉两村,分别叫“上门黎”、“下门黎”。

河面上原本没有桥,两岸百姓出行要绕行很远,相互来往也十分不便。当地有个黎姓小伙子便从山上移栽来一株山藤,期望着山藤有一天能长到河对岸,架成一座藤桥。

日子一天天过去,小伙子也慢慢变成了老头子,直到临去世,山藤还未长到他期望的那样。临终前,黎老汉留下遗言,死后将他埋在山藤边,用他的肉身来滋补山藤,他的灵魂要护佑山藤一起生长。

第二天,奇迹出现了。山藤像被赋于了崭新的生命一样,一夜之间便延伸到了对岸,数十枝扁平的藤蔓紧紧缠绕在一起,如同一双双强有力的胳膊伸向对岸,在河面上搭起了一座坚实的藤桥。河两岸的百姓出门有了大大的便利。

可惜好景不长。一天,从外地来了一个阴阳师,看到河面上竟然有如此壮硕的藤桥,二话不说便拿出照妖镜,看到藤桥里竟然隐约现出一个人影,大惊之下挥剑将藤桥砍断。藤桥掉到河里,整整七天七夜流血不止,整个村庄都笼罩在一片灰暗之中,黑云盖天,山风怒号,一场摧枯拉朽的大雨倾盆而下。

大雨足足下了一个月,河水暴涨,泥沙俱下,淹没了河两岸的农田村庄。整个村庄一片泽国,百姓纷纷逃到山上躲避。雨水稍稍减退,幸存下来的百姓来到河边,看到藤桥已经不复存在,只留下十多根粗如臂膀,仍在汩汩流血不止的藤须。

“都是这个阴阳师惹的祸!是他砍断了藤桥,惹怒了山神,这才降下灾祸!”阴阳师在村民的纷纷指责下,只得祈求山神的宽恕,他割须烧袍,将灰烬涂抹在藤须流血之处,这才把藤血慢慢止住。

风停雨歇,天空放晴。百姓们几经商议,决定在藤桥原址重建一座新桥。村民挖山凿石,肩扛背驮,终于建成了一座石板桥,并取名“藤桥黎”,以纪念化为一缕桥魂的黎老汉。

时光如流水,岁月静无声。经过常年的雨水冲刷,如今山上的沙石早已将河道填满。以往村民心中的圣桥“藤桥黎”,已经变成了一座爬满青苔,少有人经过的石板桥了。只有铭刻在石板桥上隐隐显露的文字,还在默默地诉说着久远的故事和传说,成为族民们一代代永恒的记忆。

(二)“李铎”和“塘下吴”

离藤桥不足一公里处,有一处水塘,此处依山傍水,山青水秀,是一处风水宝地。

这里最早住着一户李姓人家,只有兄弟二人相依为命。李家住在水塘的下方,这里有肥沃的田地,有鲜活的鱼塘。兄弟二人每天起早贪黑劳作,耕种砍柴,结网捕鱼,好不容易攒下一份家业。眼看着家底越来越殷实,当哥哥的心里渐渐失衡起来,琢磨着分家的打算。弟弟是个聪明人,一眼就看出了哥哥的心思。为了能和平分家,弟弟提出,哥哥即将成家,开销增大,自己愿意主动放弃所有家产,只带走一头看家护院的柴狗。

弟弟带着狗离开了哥哥,在水塘的上方砍竹伐木建了一间小小的茅草屋。有了能遮风避雨的安身之处,弟弟便开始在房前屋后开荒种地。每天天还没亮,弟弟便扛着锄头,挑着簸箕起早贪黑去劳作,直到傍晚才拖着满身的疲惫回到茅草屋。一个多月过后,一大片齐整的黄土地便呈现出来。

可是,天有不测风云。还未等弟弟喘一口气,一场暴雨裹挟着泥石就将刚开垦出来的田地冲得七零八落。就在弟弟欲哭无泪的时候,那头看家狗懂事的叨来了耕田的犁耙。弟弟半信半疑地将犁套在看家狗身上,看家狗“汪”的一声,奋力在布满泥石的田地里奔跑起来。有了看家狗的帮忙,弟弟很快修复了被毁的田地,还在屋后新开了足有五分多的山地,全部种上了庄稼和蔬菜瓜果。一季下来,大获丰收。

弟弟家有头能耕田的看家狗!这个消息很快便传到了哥哥的耳朵里,哥哥的心里开始泛起了异样的涟漪。

难怪弟弟当初就主动要了这一头狗!愤懑之下哥哥告到了县衙门,请求县官判定要回弟弟的看家狗,理由是这头看家狗既然能耕田,那它就应该价值等同一头耕牛。县官也不含糊,判决弟弟将看家狗归还哥哥,但哥哥应当补偿弟弟10贯耕牛钱。

哥哥不服,坚决要求再判。弟弟念手足之情,主动将狗无偿送给其兄。县官见此情形,当即判决:当哥哥的一心想占弟弟的便宜,完无一点兄友弟恭的品行,一概言行皆属无理(李),便判令哥哥改姓“无(吴)”;弟弟则承续祖姓,继续姓李。

兄弟俩各自开枝散叶,以塘为界,一分为二。塘上弟弟住的地方依其人名而称“李铎”,塘下哥哥住的地方叫“塘下吴”。

“李铎”和“塘下吴”这两村落虽然分居两处,实则同祖同宗。其两姓后人以祖为鉴,一直和睦相处,亲如一家,秉承着“两族不通婚、红白喜事同享共担”的家训。每到春节、清明之日,塘上李姓人家祭祖时,祭拜的是“祖公”;而塘下吴姓人家祭祖时,祭拜的则是“祖母”。这一习俗一直延续至今。

(一)藤桥黎

很早以前,一条河流将黎姓族人分隔两岸,一脉两村,分别叫“上门黎”、“下门黎”。

河面上原本没有桥,两岸百姓出行要绕行很远,相互来往也十分不便。当地有个黎姓小伙子便从山上移栽来一株山藤,期望着山藤有一天能长到河对岸,架成一座藤桥。

日子一天天过去,小伙子也慢慢变成了老头子,直到临去世,山藤还未长到他期望的那样。临终前,黎老汉留下遗言,死后将他埋在山藤边,用他的肉身来滋补山藤,他的灵魂要护佑山藤一起生长。

第二天,奇迹出现了。山藤像被赋于了崭新的生命一样,一夜之间便延伸到了对岸,数十枝扁平的藤蔓紧紧缠绕在一起,如同一双双强有力的胳膊伸向对岸,在河面上搭起了一座坚实的藤桥。河两岸的百姓出门有了大大的便利。

可惜好景不长。一天,从外地来了一个阴阳师,看到河面上竟然有如此壮硕的藤桥,二话不说便拿出照妖镜,看到藤桥里竟然隐约现出一个人影,大惊之下挥剑将藤桥砍断。藤桥掉到河里,整整七天七夜流血不止,整个村庄都笼罩在一片灰暗之中,黑云盖天,山风怒号,一场摧枯拉朽的大雨倾盆而下。

大雨足足下了一个月,河水暴涨,泥沙俱下,淹没了河两岸的农田村庄。整个村庄一片泽国,百姓纷纷逃到山上躲避。雨水稍稍减退,幸存下来的百姓来到河边,看到藤桥已经不复存在,只留下十多根粗如臂膀,仍在汩汩流血不止的藤须。

“都是这个阴阳师惹的祸!是他砍断了藤桥,惹怒了山神,这才降下灾祸!”阴阳师在村民的纷纷指责下,只得祈求山神的宽恕,他割须烧袍,将灰烬涂抹在藤须流血之处,这才把藤血慢慢止住。

风停雨歇,天空放晴。百姓们几经商议,决定在藤桥原址重建一座新桥。村民挖山凿石,肩扛背驮,终于建成了一座石板桥,并取名“藤桥黎”,以纪念化为一缕桥魂的黎老汉。

时光如流水,岁月静无声。经过常年的雨水冲刷,如今山上的沙石早已将河道填满。以往村民心中的圣桥“藤桥黎”,已经变成了一座爬满青苔,少有人经过的石板桥了。只有铭刻在石板桥上隐隐显露的文字,还在默默地诉说着久远的故事和传说,成为族民们一代代永恒的记忆。

(二)“李铎”和“塘下吴”

离藤桥不足一公里处,有一处水塘,此处依山傍水,山青水秀,是一处风水宝地。

这里最早住着一户李姓人家,只有兄弟二人相依为命。李家住在水塘的下方,这里有肥沃的田地,有鲜活的鱼塘。兄弟二人每天起早贪黑劳作,耕种砍柴,结网捕鱼,好不容易攒下一份家业。眼看着家底越来越殷实,当哥哥的心里渐渐失衡起来,琢磨着分家的打算。弟弟是个聪明人,一眼就看出了哥哥的心思。为了能和平分家,弟弟提出,哥哥即将成家,开销增大,自己愿意主动放弃所有家产,只带走一头看家护院的柴狗。

弟弟带着狗离开了哥哥,在水塘的上方砍竹伐木建了一间小小的茅草屋。有了能遮风避雨的安身之处,弟弟便开始在房前屋后开荒种地。每天天还没亮,弟弟便扛着锄头,挑着簸箕起早贪黑去劳作,直到傍晚才拖着满身的疲惫回到茅草屋。一个多月过后,一大片齐整的黄土地便呈现出来。

可是,天有不测风云。还未等弟弟喘一口气,一场暴雨裹挟着泥石就将刚开垦出来的田地冲得七零八落。就在弟弟欲哭无泪的时候,那头看家狗懂事的叨来了耕田的犁耙。弟弟半信半疑地将犁套在看家狗身上,看家狗“汪”的一声,奋力在布满泥石的田地里奔跑起来。有了看家狗的帮忙,弟弟很快修复了被毁的田地,还在屋后新开了足有五分多的山地,全部种上了庄稼和蔬菜瓜果。一季下来,大获丰收。

弟弟家有头能耕田的看家狗!这个消息很快便传到了哥哥的耳朵里,哥哥的心里开始泛起了异样的涟漪。

难怪弟弟当初就主动要了这一头狗!愤懑之下哥哥告到了县衙门,请求县官判定要回弟弟的看家狗,理由是这头看家狗既然能耕田,那它就应该价值等同一头耕牛。县官也不含糊,判决弟弟将看家狗归还哥哥,但哥哥应当补偿弟弟10贯耕牛钱。

哥哥不服,坚决要求再判。弟弟念手足之情,主动将狗无偿送给其兄。县官见此情形,当即判决:当哥哥的一心想占弟弟的便宜,完无一点兄友弟恭的品行,一概言行皆属无理(李),便判令哥哥改姓“无(吴)”;弟弟则承续祖姓,继续姓李。

兄弟俩各自开枝散叶,以塘为界,一分为二。塘上弟弟住的地方依其人名而称“李铎”,塘下哥哥住的地方叫“塘下吴”。

“李铎”和“塘下吴”这两村落虽然分居两处,实则同祖同宗。其两姓后人以祖为鉴,一直和睦相处,亲如一家,秉承着“两族不通婚、红白喜事同享共担”的家训。每到春节、清明之日,塘上李姓人家祭祖时,祭拜的是“祖公”;而塘下吴姓人家祭祖时,祭拜的则是“祖母”。这一习俗一直延续至今。

(一)藤桥黎

很早以前,一条河流将黎姓族人分隔两岸,一脉两村,分别叫“上门黎”、“下门黎”。

河面上原本没有桥,两岸百姓出行要绕行很远,相互来往也十分不便。当地有个黎姓小伙子便从山上移栽来一株山藤,期望着山藤有一天能长到河对岸,架成一座藤桥。

日子一天天过去,小伙子也慢慢变成了老头子,直到临去世,山藤还未长到他期望的那样。临终前,黎老汉留下遗言,死后将他埋在山藤边,用他的肉身来滋补山藤,他的灵魂要护佑山藤一起生长。

第二天,奇迹出现了。山藤像被赋于了崭新的生命一样,一夜之间便延伸到了对岸,数十枝扁平的藤蔓紧紧缠绕在一起,如同一双双强有力的胳膊伸向对岸,在河面上搭起了一座坚实的藤桥。河两岸的百姓出门有了大大的便利。

可惜好景不长。一天,从外地来了一个阴阳师,看到河面上竟然有如此壮硕的藤桥,二话不说便拿出照妖镜,看到藤桥里竟然隐约现出一个人影,大惊之下挥剑将藤桥砍断。藤桥掉到河里,整整七天七夜流血不止,整个村庄都笼罩在一片灰暗之中,黑云盖天,山风怒号,一场摧枯拉朽的大雨倾盆而下。

大雨足足下了一个月,河水暴涨,泥沙俱下,淹没了河两岸的农田村庄。整个村庄一片泽国,百姓纷纷逃到山上躲避。雨水稍稍减退,幸存下来的百姓来到河边,看到藤桥已经不复存在,只留下十多根粗如臂膀,仍在汩汩流血不止的藤须。

“都是这个阴阳师惹的祸!是他砍断了藤桥,惹怒了山神,这才降下灾祸!”阴阳师在村民的纷纷指责下,只得祈求山神的宽恕,他割须烧袍,将灰烬涂抹在藤须流血之处,这才把藤血慢慢止住。

风停雨歇,天空放晴。百姓们几经商议,决定在藤桥原址重建一座新桥。村民挖山凿石,肩扛背驮,终于建成了一座石板桥,并取名“藤桥黎”,以纪念化为一缕桥魂的黎老汉。

时光如流水,岁月静无声。经过常年的雨水冲刷,如今山上的沙石早已将河道填满。以往村民心中的圣桥“藤桥黎”,已经变成了一座爬满青苔,少有人经过的石板桥了。只有铭刻在石板桥上隐隐显露的文字,还在默默地诉说着久远的故事和传说,成为族民们一代代永恒的记忆。

(二)“李铎”和“塘下吴”

离藤桥不足一公里处,有一处水塘,此处依山傍水,山青水秀,是一处风水宝地。

这里最早住着一户李姓人家,只有兄弟二人相依为命。李家住在水塘的下方,这里有肥沃的田地,有鲜活的鱼塘。兄弟二人每天起早贪黑劳作,耕种砍柴,结网捕鱼,好不容易攒下一份家业。眼看着家底越来越殷实,当哥哥的心里渐渐失衡起来,琢磨着分家的打算。弟弟是个聪明人,一眼就看出了哥哥的心思。为了能和平分家,弟弟提出,哥哥即将成家,开销增大,自己愿意主动放弃所有家产,只带走一头看家护院的柴狗。

弟弟带着狗离开了哥哥,在水塘的上方砍竹伐木建了一间小小的茅草屋。有了能遮风避雨的安身之处,弟弟便开始在房前屋后开荒种地。每天天还没亮,弟弟便扛着锄头,挑着簸箕起早贪黑去劳作,直到傍晚才拖着满身的疲惫回到茅草屋。一个多月过后,一大片齐整的黄土地便呈现出来。

可是,天有不测风云。还未等弟弟喘一口气,一场暴雨裹挟着泥石就将刚开垦出来的田地冲得七零八落。就在弟弟欲哭无泪的时候,那头看家狗懂事的叨来了耕田的犁耙。弟弟半信半疑地将犁套在看家狗身上,看家狗“汪”的一声,奋力在布满泥石的田地里奔跑起来。有了看家狗的帮忙,弟弟很快修复了被毁的田地,还在屋后新开了足有五分多的山地,全部种上了庄稼和蔬菜瓜果。一季下来,大获丰收。

弟弟家有头能耕田的看家狗!这个消息很快便传到了哥哥的耳朵里,哥哥的心里开始泛起了异样的涟漪。

难怪弟弟当初就主动要了这一头狗!愤懑之下哥哥告到了县衙门,请求县官判定要回弟弟的看家狗,理由是这头看家狗既然能耕田,那它就应该价值等同一头耕牛。县官也不含糊,判决弟弟将看家狗归还哥哥,但哥哥应当补偿弟弟10贯耕牛钱。

哥哥不服,坚决要求再判。弟弟念手足之情,主动将狗无偿送给其兄。县官见此情形,当即判决:当哥哥的一心想占弟弟的便宜,完无一点兄友弟恭的品行,一概言行皆属无理(李),便判令哥哥改姓“无(吴)”;弟弟则承续祖姓,继续姓李。

兄弟俩各自开枝散叶,以塘为界,一分为二。塘上弟弟住的地方依其人名而称“李铎”,塘下哥哥住的地方叫“塘下吴”。

“李铎”和“塘下吴”这两村落虽然分居两处,实则同祖同宗。其两姓后人以祖为鉴,一直和睦相处,亲如一家,秉承着“两族不通婚、红白喜事同享共担”的家训。每到春节、清明之日,塘上李姓人家祭祖时,祭拜的是“祖公”;而塘下吴姓人家祭祖时,祭拜的则是“祖母”。这一习俗一直延续至今。

(一)藤桥黎

很早以前,一条河流将黎姓族人分隔两岸,一脉两村,分别叫“上门黎”、“下门黎”。

河面上原本没有桥,两岸百姓出行要绕行很远,相互来往也十分不便。当地有个黎姓小伙子便从山上移栽来一株山藤,期望着山藤有一天能长到河对岸,架成一座藤桥。

日子一天天过去,小伙子也慢慢变成了老头子,直到临去世,山藤还未长到他期望的那样。临终前,黎老汉留下遗言,死后将他埋在山藤边,用他的肉身来滋补山藤,他的灵魂要护佑山藤一起生长。

第二天,奇迹出现了。山藤像被赋于了崭新的生命一样,一夜之间便延伸到了对岸,数十枝扁平的藤蔓紧紧缠绕在一起,如同一双双强有力的胳膊伸向对岸,在河面上搭起了一座坚实的藤桥。河两岸的百姓出门有了大大的便利。

可惜好景不长。一天,从外地来了一个阴阳师,看到河面上竟然有如此壮硕的藤桥,二话不说便拿出照妖镜,看到藤桥里竟然隐约现出一个人影,大惊之下挥剑将藤桥砍断。藤桥掉到河里,整整七天七夜流血不止,整个村庄都笼罩在一片灰暗之中,黑云盖天,山风怒号,一场摧枯拉朽的大雨倾盆而下。

大雨足足下了一个月,河水暴涨,泥沙俱下,淹没了河两岸的农田村庄。整个村庄一片泽国,百姓纷纷逃到山上躲避。雨水稍稍减退,幸存下来的百姓来到河边,看到藤桥已经不复存在,只留下十多根粗如臂膀,仍在汩汩流血不止的藤须。

“都是这个阴阳师惹的祸!是他砍断了藤桥,惹怒了山神,这才降下灾祸!”阴阳师在村民的纷纷指责下,只得祈求山神的宽恕,他割须烧袍,将灰烬涂抹在藤须流血之处,这才把藤血慢慢止住。

风停雨歇,天空放晴。百姓们几经商议,决定在藤桥原址重建一座新桥。村民挖山凿石,肩扛背驮,终于建成了一座石板桥,并取名“藤桥黎”,以纪念化为一缕桥魂的黎老汉。

时光如流水,岁月静无声。经过常年的雨水冲刷,如今山上的沙石早已将河道填满。以往村民心中的圣桥“藤桥黎”,已经变成了一座爬满青苔,少有人经过的石板桥了。只有铭刻在石板桥上隐隐显露的文字,还在默默地诉说着久远的故事和传说,成为族民们一代代永恒的记忆。

(二)“李铎”和“塘下吴”

离藤桥不足一公里处,有一处水塘,此处依山傍水,山青水秀,是一处风水宝地。

这里最早住着一户李姓人家,只有兄弟二人相依为命。李家住在水塘的下方,这里有肥沃的田地,有鲜活的鱼塘。兄弟二人每天起早贪黑劳作,耕种砍柴,结网捕鱼,好不容易攒下一份家业。眼看着家底越来越殷实,当哥哥的心里渐渐失衡起来,琢磨着分家的打算。弟弟是个聪明人,一眼就看出了哥哥的心思。为了能和平分家,弟弟提出,哥哥即将成家,开销增大,自己愿意主动放弃所有家产,只带走一头看家护院的柴狗。

弟弟带着狗离开了哥哥,在水塘的上方砍竹伐木建了一间小小的茅草屋。有了能遮风避雨的安身之处,弟弟便开始在房前屋后开荒种地。每天天还没亮,弟弟便扛着锄头,挑着簸箕起早贪黑去劳作,直到傍晚才拖着满身的疲惫回到茅草屋。一个多月过后,一大片齐整的黄土地便呈现出来。

可是,天有不测风云。还未等弟弟喘一口气,一场暴雨裹挟着泥石就将刚开垦出来的田地冲得七零八落。就在弟弟欲哭无泪的时候,那头看家狗懂事的叨来了耕田的犁耙。弟弟半信半疑地将犁套在看家狗身上,看家狗“汪”的一声,奋力在布满泥石的田地里奔跑起来。有了看家狗的帮忙,弟弟很快修复了被毁的田地,还在屋后新开了足有五分多的山地,全部种上了庄稼和蔬菜瓜果。一季下来,大获丰收。

弟弟家有头能耕田的看家狗!这个消息很快便传到了哥哥的耳朵里,哥哥的心里开始泛起了异样的涟漪。

难怪弟弟当初就主动要了这一头狗!愤懑之下哥哥告到了县衙门,请求县官判定要回弟弟的看家狗,理由是这头看家狗既然能耕田,那它就应该价值等同一头耕牛。县官也不含糊,判决弟弟将看家狗归还哥哥,但哥哥应当补偿弟弟10贯耕牛钱。

哥哥不服,坚决要求再判。弟弟念手足之情,主动将狗无偿送给其兄。县官见此情形,当即判决:当哥哥的一心想占弟弟的便宜,完无一点兄友弟恭的品行,一概言行皆属无理(李),便判令哥哥改姓“无(吴)”;弟弟则承续祖姓,继续姓李。

兄弟俩各自开枝散叶,以塘为界,一分为二。塘上弟弟住的地方依其人名而称“李铎”,塘下哥哥住的地方叫“塘下吴”。

“李铎”和“塘下吴”这两村落虽然分居两处,实则同祖同宗。其两姓后人以祖为鉴,一直和睦相处,亲如一家,秉承着“两族不通婚、红白喜事同享共担”的家训。每到春节、清明之日,塘上李姓人家祭祖时,祭拜的是“祖公”;而塘下吴姓人家祭祖时,祭拜的则是“祖母”。这一习俗一直延续至今。

(一)藤桥黎

很早以前,一条河流将黎姓族人分隔两岸,一脉两村,分别叫“上门黎”、“下门黎”。

河面上原本没有桥,两岸百姓出行要绕行很远,相互来往也十分不便。当地有个黎姓小伙子便从山上移栽来一株山藤,期望着山藤有一天能长到河对岸,架成一座藤桥。

日子一天天过去,小伙子也慢慢变成了老头子,直到临去世,山藤还未长到他期望的那样。临终前,黎老汉留下遗言,死后将他埋在山藤边,用他的肉身来滋补山藤,他的灵魂要护佑山藤一起生长。

第二天,奇迹出现了。山藤像被赋于了崭新的生命一样,一夜之间便延伸到了对岸,数十枝扁平的藤蔓紧紧缠绕在一起,如同一双双强有力的胳膊伸向对岸,在河面上搭起了一座坚实的藤桥。河两岸的百姓出门有了大大的便利。

可惜好景不长。一天,从外地来了一个阴阳师,看到河面上竟然有如此壮硕的藤桥,二话不说便拿出照妖镜,看到藤桥里竟然隐约现出一个人影,大惊之下挥剑将藤桥砍断。藤桥掉到河里,整整七天七夜流血不止,整个村庄都笼罩在一片灰暗之中,黑云盖天,山风怒号,一场摧枯拉朽的大雨倾盆而下。

大雨足足下了一个月,河水暴涨,泥沙俱下,淹没了河两岸的农田村庄。整个村庄一片泽国,百姓纷纷逃到山上躲避。雨水稍稍减退,幸存下来的百姓来到河边,看到藤桥已经不复存在,只留下十多根粗如臂膀,仍在汩汩流血不止的藤须。

“都是这个阴阳师惹的祸!是他砍断了藤桥,惹怒了山神,这才降下灾祸!”阴阳师在村民的纷纷指责下,只得祈求山神的宽恕,他割须烧袍,将灰烬涂抹在藤须流血之处,这才把藤血慢慢止住。

风停雨歇,天空放晴。百姓们几经商议,决定在藤桥原址重建一座新桥。村民挖山凿石,肩扛背驮,终于建成了一座石板桥,并取名“藤桥黎”,以纪念化为一缕桥魂的黎老汉。

时光如流水,岁月静无声。经过常年的雨水冲刷,如今山上的沙石早已将河道填满。以往村民心中的圣桥“藤桥黎”,已经变成了一座爬满青苔,少有人经过的石板桥了。只有铭刻在石板桥上隐隐显露的文字,还在默默地诉说着久远的故事和传说,成为族民们一代代永恒的记忆。

(二)“李铎”和“塘下吴”

离藤桥不足一公里处,有一处水塘,此处依山傍水,山青水秀,是一处风水宝地。

这里最早住着一户李姓人家,只有兄弟二人相依为命。李家住在水塘的下方,这里有肥沃的田地,有鲜活的鱼塘。兄弟二人每天起早贪黑劳作,耕种砍柴,结网捕鱼,好不容易攒下一份家业。眼看着家底越来越殷实,当哥哥的心里渐渐失衡起来,琢磨着分家的打算。弟弟是个聪明人,一眼就看出了哥哥的心思。为了能和平分家,弟弟提出,哥哥即将成家,开销增大,自己愿意主动放弃所有家产,只带走一头看家护院的柴狗。

弟弟带着狗离开了哥哥,在水塘的上方砍竹伐木建了一间小小的茅草屋。有了能遮风避雨的安身之处,弟弟便开始在房前屋后开荒种地。每天天还没亮,弟弟便扛着锄头,挑着簸箕起早贪黑去劳作,直到傍晚才拖着满身的疲惫回到茅草屋。一个多月过后,一大片齐整的黄土地便呈现出来。

可是,天有不测风云。还未等弟弟喘一口气,一场暴雨裹挟着泥石就将刚开垦出来的田地冲得七零八落。就在弟弟欲哭无泪的时候,那头看家狗懂事的叨来了耕田的犁耙。弟弟半信半疑地将犁套在看家狗身上,看家狗“汪”的一声,奋力在布满泥石的田地里奔跑起来。有了看家狗的帮忙,弟弟很快修复了被毁的田地,还在屋后新开了足有五分多的山地,全部种上了庄稼和蔬菜瓜果。一季下来,大获丰收。

弟弟家有头能耕田的看家狗!这个消息很快便传到了哥哥的耳朵里,哥哥的心里开始泛起了异样的涟漪。

难怪弟弟当初就主动要了这一头狗!愤懑之下哥哥告到了县衙门,请求县官判定要回弟弟的看家狗,理由是这头看家狗既然能耕田,那它就应该价值等同一头耕牛。县官也不含糊,判决弟弟将看家狗归还哥哥,但哥哥应当补偿弟弟10贯耕牛钱。

哥哥不服,坚决要求再判。弟弟念手足之情,主动将狗无偿送给其兄。县官见此情形,当即判决:当哥哥的一心想占弟弟的便宜,完无一点兄友弟恭的品行,一概言行皆属无理(李),便判令哥哥改姓“无(吴)”;弟弟则承续祖姓,继续姓李。

兄弟俩各自开枝散叶,以塘为界,一分为二。塘上弟弟住的地方依其人名而称“李铎”,塘下哥哥住的地方叫“塘下吴”。

“李铎”和“塘下吴”这两村落虽然分居两处,实则同祖同宗。其两姓后人以祖为鉴,一直和睦相处,亲如一家,秉承着“两族不通婚、红白喜事同享共担”的家训。每到春节、清明之日,塘上李姓人家祭祖时,祭拜的是“祖公”;而塘下吴姓人家祭祖时,祭拜的则是“祖母”。这一习俗一直延续至今。

(一)藤桥黎

很早以前,一条河流将黎姓族人分隔两岸,一脉两村,分别叫“上门黎”、“下门黎”。

河面上原本没有桥,两岸百姓出行要绕行很远,相互来往也十分不便。当地有个黎姓小伙子便从山上移栽来一株山藤,期望着山藤有一天能长到河对岸,架成一座藤桥。

日子一天天过去,小伙子也慢慢变成了老头子,直到临去世,山藤还未长到他期望的那样。临终前,黎老汉留下遗言,死后将他埋在山藤边,用他的肉身来滋补山藤,他的灵魂要护佑山藤一起生长。

第二天,奇迹出现了。山藤像被赋于了崭新的生命一样,一夜之间便延伸到了对岸,数十枝扁平的藤蔓紧紧缠绕在一起,如同一双双强有力的胳膊伸向对岸,在河面上搭起了一座坚实的藤桥。河两岸的百姓出门有了大大的便利。

可惜好景不长。一天,从外地来了一个阴阳师,看到河面上竟然有如此壮硕的藤桥,二话不说便拿出照妖镜,看到藤桥里竟然隐约现出一个人影,大惊之下挥剑将藤桥砍断。藤桥掉到河里,整整七天七夜流血不止,整个村庄都笼罩在一片灰暗之中,黑云盖天,山风怒号,一场摧枯拉朽的大雨倾盆而下。

大雨足足下了一个月,河水暴涨,泥沙俱下,淹没了河两岸的农田村庄。整个村庄一片泽国,百姓纷纷逃到山上躲避。雨水稍稍减退,幸存下来的百姓来到河边,看到藤桥已经不复存在,只留下十多根粗如臂膀,仍在汩汩流血不止的藤须。

“都是这个阴阳师惹的祸!是他砍断了藤桥,惹怒了山神,这才降下灾祸!”阴阳师在村民的纷纷指责下,只得祈求山神的宽恕,他割须烧袍,将灰烬涂抹在藤须流血之处,这才把藤血慢慢止住。

风停雨歇,天空放晴。百姓们几经商议,决定在藤桥原址重建一座新桥。村民挖山凿石,肩扛背驮,终于建成了一座石板桥,并取名“藤桥黎”,以纪念化为一缕桥魂的黎老汉。

时光如流水,岁月静无声。经过常年的雨水冲刷,如今山上的沙石早已将河道填满。以往村民心中的圣桥“藤桥黎”,已经变成了一座爬满青苔,少有人经过的石板桥了。只有铭刻在石板桥上隐隐显露的文字,还在默默地诉说着久远的故事和传说,成为族民们一代代永恒的记忆。

(二)“李铎”和“塘下吴”

离藤桥不足一公里处,有一处水塘,此处依山傍水,山青水秀,是一处风水宝地。

这里最早住着一户李姓人家,只有兄弟二人相依为命。李家住在水塘的下方,这里有肥沃的田地,有鲜活的鱼塘。兄弟二人每天起早贪黑劳作,耕种砍柴,结网捕鱼,好不容易攒下一份家业。眼看着家底越来越殷实,当哥哥的心里渐渐失衡起来,琢磨着分家的打算。弟弟是个聪明人,一眼就看出了哥哥的心思。为了能和平分家,弟弟提出,哥哥即将成家,开销增大,自己愿意主动放弃所有家产,只带走一头看家护院的柴狗。

弟弟带着狗离开了哥哥,在水塘的上方砍竹伐木建了一间小小的茅草屋。有了能遮风避雨的安身之处,弟弟便开始在房前屋后开荒种地。每天天还没亮,弟弟便扛着锄头,挑着簸箕起早贪黑去劳作,直到傍晚才拖着满身的疲惫回到茅草屋。一个多月过后,一大片齐整的黄土地便呈现出来。

可是,天有不测风云。还未等弟弟喘一口气,一场暴雨裹挟着泥石就将刚开垦出来的田地冲得七零八落。就在弟弟欲哭无泪的时候,那头看家狗懂事的叨来了耕田的犁耙。弟弟半信半疑地将犁套在看家狗身上,看家狗“汪”的一声,奋力在布满泥石的田地里奔跑起来。有了看家狗的帮忙,弟弟很快修复了被毁的田地,还在屋后新开了足有五分多的山地,全部种上了庄稼和蔬菜瓜果。一季下来,大获丰收。

弟弟家有头能耕田的看家狗!这个消息很快便传到了哥哥的耳朵里,哥哥的心里开始泛起了异样的涟漪。

难怪弟弟当初就主动要了这一头狗!愤懑之下哥哥告到了县衙门,请求县官判定要回弟弟的看家狗,理由是这头看家狗既然能耕田,那它就应该价值等同一头耕牛。县官也不含糊,判决弟弟将看家狗归还哥哥,但哥哥应当补偿弟弟10贯耕牛钱。

哥哥不服,坚决要求再判。弟弟念手足之情,主动将狗无偿送给其兄。县官见此情形,当即判决:当哥哥的一心想占弟弟的便宜,完无一点兄友弟恭的品行,一概言行皆属无理(李),便判令哥哥改姓“无(吴)”;弟弟则承续祖姓,继续姓李。

兄弟俩各自开枝散叶,以塘为界,一分为二。塘上弟弟住的地方依其人名而称“李铎”,塘下哥哥住的地方叫“塘下吴”。

“李铎”和“塘下吴”这两村落虽然分居两处,实则同祖同宗。其两姓后人以祖为鉴,一直和睦相处,亲如一家,秉承着“两族不通婚、红白喜事同享共担”的家训。每到春节、清明之日,塘上李姓人家祭祖时,祭拜的是“祖公”;而塘下吴姓人家祭祖时,祭拜的则是“祖母”。这一习俗一直延续至今。

(一)藤桥黎

很早以前,一条河流将黎姓族人分隔两岸,一脉两村,分别叫“上门黎”、“下门黎”。

河面上原本没有桥,两岸百姓出行要绕行很远,相互来往也十分不便。当地有个黎姓小伙子便从山上移栽来一株山藤,期望着山藤有一天能长到河对岸,架成一座藤桥。

日子一天天过去,小伙子也慢慢变成了老头子,直到临去世,山藤还未长到他期望的那样。临终前,黎老汉留下遗言,死后将他埋在山藤边,用他的肉身来滋补山藤,他的灵魂要护佑山藤一起生长。

第二天,奇迹出现了。山藤像被赋于了崭新的生命一样,一夜之间便延伸到了对岸,数十枝扁平的藤蔓紧紧缠绕在一起,如同一双双强有力的胳膊伸向对岸,在河面上搭起了一座坚实的藤桥。河两岸的百姓出门有了大大的便利。

可惜好景不长。一天,从外地来了一个阴阳师,看到河面上竟然有如此壮硕的藤桥,二话不说便拿出照妖镜,看到藤桥里竟然隐约现出一个人影,大惊之下挥剑将藤桥砍断。藤桥掉到河里,整整七天七夜流血不止,整个村庄都笼罩在一片灰暗之中,黑云盖天,山风怒号,一场摧枯拉朽的大雨倾盆而下。

大雨足足下了一个月,河水暴涨,泥沙俱下,淹没了河两岸的农田村庄。整个村庄一片泽国,百姓纷纷逃到山上躲避。雨水稍稍减退,幸存下来的百姓来到河边,看到藤桥已经不复存在,只留下十多根粗如臂膀,仍在汩汩流血不止的藤须。

“都是这个阴阳师惹的祸!是他砍断了藤桥,惹怒了山神,这才降下灾祸!”阴阳师在村民的纷纷指责下,只得祈求山神的宽恕,他割须烧袍,将灰烬涂抹在藤须流血之处,这才把藤血慢慢止住。

风停雨歇,天空放晴。百姓们几经商议,决定在藤桥原址重建一座新桥。村民挖山凿石,肩扛背驮,终于建成了一座石板桥,并取名“藤桥黎”,以纪念化为一缕桥魂的黎老汉。

时光如流水,岁月静无声。经过常年的雨水冲刷,如今山上的沙石早已将河道填满。以往村民心中的圣桥“藤桥黎”,已经变成了一座爬满青苔,少有人经过的石板桥了。只有铭刻在石板桥上隐隐显露的文字,还在默默地诉说着久远的故事和传说,成为族民们一代代永恒的记忆。

(二)“李铎”和“塘下吴”

离藤桥不足一公里处,有一处水塘,此处依山傍水,山青水秀,是一处风水宝地。

这里最早住着一户李姓人家,只有兄弟二人相依为命。李家住在水塘的下方,这里有肥沃的田地,有鲜活的鱼塘。兄弟二人每天起早贪黑劳作,耕种砍柴,结网捕鱼,好不容易攒下一份家业。眼看着家底越来越殷实,当哥哥的心里渐渐失衡起来,琢磨着分家的打算。弟弟是个聪明人,一眼就看出了哥哥的心思。为了能和平分家,弟弟提出,哥哥即将成家,开销增大,自己愿意主动放弃所有家产,只带走一头看家护院的柴狗。

弟弟带着狗离开了哥哥,在水塘的上方砍竹伐木建了一间小小的茅草屋。有了能遮风避雨的安身之处,弟弟便开始在房前屋后开荒种地。每天天还没亮,弟弟便扛着锄头,挑着簸箕起早贪黑去劳作,直到傍晚才拖着满身的疲惫回到茅草屋。一个多月过后,一大片齐整的黄土地便呈现出来。

可是,天有不测风云。还未等弟弟喘一口气,一场暴雨裹挟着泥石就将刚开垦出来的田地冲得七零八落。就在弟弟欲哭无泪的时候,那头看家狗懂事的叨来了耕田的犁耙。弟弟半信半疑地将犁套在看家狗身上,看家狗“汪”的一声,奋力在布满泥石的田地里奔跑起来。有了看家狗的帮忙,弟弟很快修复了被毁的田地,还在屋后新开了足有五分多的山地,全部种上了庄稼和蔬菜瓜果。一季下来,大获丰收。

弟弟家有头能耕田的看家狗!这个消息很快便传到了哥哥的耳朵里,哥哥的心里开始泛起了异样的涟漪。

难怪弟弟当初就主动要了这一头狗!愤懑之下哥哥告到了县衙门,请求县官判定要回弟弟的看家狗,理由是这头看家狗既然能耕田,那它就应该价值等同一头耕牛。县官也不含糊,判决弟弟将看家狗归还哥哥,但哥哥应当补偿弟弟10贯耕牛钱。

哥哥不服,坚决要求再判。弟弟念手足之情,主动将狗无偿送给其兄。县官见此情形,当即判决:当哥哥的一心想占弟弟的便宜,完无一点兄友弟恭的品行,一概言行皆属无理(李),便判令哥哥改姓“无(吴)”;弟弟则承续祖姓,继续姓李。

兄弟俩各自开枝散叶,以塘为界,一分为二。塘上弟弟住的地方依其人名而称“李铎”,塘下哥哥住的地方叫“塘下吴”。

“李铎”和“塘下吴”这两村落虽然分居两处,实则同祖同宗。其两姓后人以祖为鉴,一直和睦相处,亲如一家,秉承着“两族不通婚、红白喜事同享共担”的家训。每到春节、清明之日,塘上李姓人家祭祖时,祭拜的是“祖公”;而塘下吴姓人家祭祖时,祭拜的则是“祖母”。这一习俗一直延续至今。

(一)藤桥黎

很早以前,一条河流将黎姓族人分隔两岸,一脉两村,分别叫“上门黎”、“下门黎”。

河面上原本没有桥,两岸百姓出行要绕行很远,相互来往也十分不便。当地有个黎姓小伙子便从山上移栽来一株山藤,期望着山藤有一天能长到河对岸,架成一座藤桥。

日子一天天过去,小伙子也慢慢变成了老头子,直到临去世,山藤还未长到他期望的那样。临终前,黎老汉留下遗言,死后将他埋在山藤边,用他的肉身来滋补山藤,他的灵魂要护佑山藤一起生长。

第二天,奇迹出现了。山藤像被赋于了崭新的生命一样,一夜之间便延伸到了对岸,数十枝扁平的藤蔓紧紧缠绕在一起,如同一双双强有力的胳膊伸向对岸,在河面上搭起了一座坚实的藤桥。河两岸的百姓出门有了大大的便利。

可惜好景不长。一天,从外地来了一个阴阳师,看到河面上竟然有如此壮硕的藤桥,二话不说便拿出照妖镜,看到藤桥里竟然隐约现出一个人影,大惊之下挥剑将藤桥砍断。藤桥掉到河里,整整七天七夜流血不止,整个村庄都笼罩在一片灰暗之中,黑云盖天,山风怒号,一场摧枯拉朽的大雨倾盆而下。

大雨足足下了一个月,河水暴涨,泥沙俱下,淹没了河两岸的农田村庄。整个村庄一片泽国,百姓纷纷逃到山上躲避。雨水稍稍减退,幸存下来的百姓来到河边,看到藤桥已经不复存在,只留下十多根粗如臂膀,仍在汩汩流血不止的藤须。

“都是这个阴阳师惹的祸!是他砍断了藤桥,惹怒了山神,这才降下灾祸!”阴阳师在村民的纷纷指责下,只得祈求山神的宽恕,他割须烧袍,将灰烬涂抹在藤须流血之处,这才把藤血慢慢止住。

风停雨歇,天空放晴。百姓们几经商议,决定在藤桥原址重建一座新桥。村民挖山凿石,肩扛背驮,终于建成了一座石板桥,并取名“藤桥黎”,以纪念化为一缕桥魂的黎老汉。

时光如流水,岁月静无声。经过常年的雨水冲刷,如今山上的沙石早已将河道填满。以往村民心中的圣桥“藤桥黎”,已经变成了一座爬满青苔,少有人经过的石板桥了。只有铭刻在石板桥上隐隐显露的文字,还在默默地诉说着久远的故事和传说,成为族民们一代代永恒的记忆。

(二)“李铎”和“塘下吴”

离藤桥不足一公里处,有一处水塘,此处依山傍水,山青水秀,是一处风水宝地。

这里最早住着一户李姓人家,只有兄弟二人相依为命。李家住在水塘的下方,这里有肥沃的田地,有鲜活的鱼塘。兄弟二人每天起早贪黑劳作,耕种砍柴,结网捕鱼,好不容易攒下一份家业。眼看着家底越来越殷实,当哥哥的心里渐渐失衡起来,琢磨着分家的打算。弟弟是个聪明人,一眼就看出了哥哥的心思。为了能和平分家,弟弟提出,哥哥即将成家,开销增大,自己愿意主动放弃所有家产,只带走一头看家护院的柴狗。

弟弟带着狗离开了哥哥,在水塘的上方砍竹伐木建了一间小小的茅草屋。有了能遮风避雨的安身之处,弟弟便开始在房前屋后开荒种地。每天天还没亮,弟弟便扛着锄头,挑着簸箕起早贪黑去劳作,直到傍晚才拖着满身的疲惫回到茅草屋。一个多月过后,一大片齐整的黄土地便呈现出来。

可是,天有不测风云。还未等弟弟喘一口气,一场暴雨裹挟着泥石就将刚开垦出来的田地冲得七零八落。就在弟弟欲哭无泪的时候,那头看家狗懂事的叨来了耕田的犁耙。弟弟半信半疑地将犁套在看家狗身上,看家狗“汪”的一声,奋力在布满泥石的田地里奔跑起来。有了看家狗的帮忙,弟弟很快修复了被毁的田地,还在屋后新开了足有五分多的山地,全部种上了庄稼和蔬菜瓜果。一季下来,大获丰收。

弟弟家有头能耕田的看家狗!这个消息很快便传到了哥哥的耳朵里,哥哥的心里开始泛起了异样的涟漪。

难怪弟弟当初就主动要了这一头狗!愤懑之下哥哥告到了县衙门,请求县官判定要回弟弟的看家狗,理由是这头看家狗既然能耕田,那它就应该价值等同一头耕牛。县官也不含糊,判决弟弟将看家狗归还哥哥,但哥哥应当补偿弟弟10贯耕牛钱。

哥哥不服,坚决要求再判。弟弟念手足之情,主动将狗无偿送给其兄。县官见此情形,当即判决:当哥哥的一心想占弟弟的便宜,完无一点兄友弟恭的品行,一概言行皆属无理(李),便判令哥哥改姓“无(吴)”;弟弟则承续祖姓,继续姓李。

兄弟俩各自开枝散叶,以塘为界,一分为二。塘上弟弟住的地方依其人名而称“李铎”,塘下哥哥住的地方叫“塘下吴”。

“李铎”和“塘下吴”这两村落虽然分居两处,实则同祖同宗。其两姓后人以祖为鉴,一直和睦相处,亲如一家,秉承着“两族不通婚、红白喜事同享共担”的家训。每到春节、清明之日,塘上李姓人家祭祖时,祭拜的是“祖公”;而塘下吴姓人家祭祖时,祭拜的则是“祖母”。这一习俗一直延续至今。

(一)藤桥黎

很早以前,一条河流将黎姓族人分隔两岸,一脉两村,分别叫“上门黎”、“下门黎”。

河面上原本没有桥,两岸百姓出行要绕行很远,相互来往也十分不便。当地有个黎姓小伙子便从山上移栽来一株山藤,期望着山藤有一天能长到河对岸,架成一座藤桥。

日子一天天过去,小伙子也慢慢变成了老头子,直到临去世,山藤还未长到他期望的那样。临终前,黎老汉留下遗言,死后将他埋在山藤边,用他的肉身来滋补山藤,他的灵魂要护佑山藤一起生长。

第二天,奇迹出现了。山藤像被赋于了崭新的生命一样,一夜之间便延伸到了对岸,数十枝扁平的藤蔓紧紧缠绕在一起,如同一双双强有力的胳膊伸向对岸,在河面上搭起了一座坚实的藤桥。河两岸的百姓出门有了大大的便利。

可惜好景不长。一天,从外地来了一个阴阳师,看到河面上竟然有如此壮硕的藤桥,二话不说便拿出照妖镜,看到藤桥里竟然隐约现出一个人影,大惊之下挥剑将藤桥砍断。藤桥掉到河里,整整七天七夜流血不止,整个村庄都笼罩在一片灰暗之中,黑云盖天,山风怒号,一场摧枯拉朽的大雨倾盆而下。

大雨足足下了一个月,河水暴涨,泥沙俱下,淹没了河两岸的农田村庄。整个村庄一片泽国,百姓纷纷逃到山上躲避。雨水稍稍减退,幸存下来的百姓来到河边,看到藤桥已经不复存在,只留下十多根粗如臂膀,仍在汩汩流血不止的藤须。

“都是这个阴阳师惹的祸!是他砍断了藤桥,惹怒了山神,这才降下灾祸!”阴阳师在村民的纷纷指责下,只得祈求山神的宽恕,他割须烧袍,将灰烬涂抹在藤须流血之处,这才把藤血慢慢止住。

风停雨歇,天空放晴。百姓们几经商议,决定在藤桥原址重建一座新桥。村民挖山凿石,肩扛背驮,终于建成了一座石板桥,并取名“藤桥黎”,以纪念化为一缕桥魂的黎老汉。

时光如流水,岁月静无声。经过常年的雨水冲刷,如今山上的沙石早已将河道填满。以往村民心中的圣桥“藤桥黎”,已经变成了一座爬满青苔,少有人经过的石板桥了。只有铭刻在石板桥上隐隐显露的文字,还在默默地诉说着久远的故事和传说,成为族民们一代代永恒的记忆。

(二)“李铎”和“塘下吴”

离藤桥不足一公里处,有一处水塘,此处依山傍水,山青水秀,是一处风水宝地。

这里最早住着一户李姓人家,只有兄弟二人相依为命。李家住在水塘的下方,这里有肥沃的田地,有鲜活的鱼塘。兄弟二人每天起早贪黑劳作,耕种砍柴,结网捕鱼,好不容易攒下一份家业。眼看着家底越来越殷实,当哥哥的心里渐渐失衡起来,琢磨着分家的打算。弟弟是个聪明人,一眼就看出了哥哥的心思。为了能和平分家,弟弟提出,哥哥即将成家,开销增大,自己愿意主动放弃所有家产,只带走一头看家护院的柴狗。

弟弟带着狗离开了哥哥,在水塘的上方砍竹伐木建了一间小小的茅草屋。有了能遮风避雨的安身之处,弟弟便开始在房前屋后开荒种地。每天天还没亮,弟弟便扛着锄头,挑着簸箕起早贪黑去劳作,直到傍晚才拖着满身的疲惫回到茅草屋。一个多月过后,一大片齐整的黄土地便呈现出来。

可是,天有不测风云。还未等弟弟喘一口气,一场暴雨裹挟着泥石就将刚开垦出来的田地冲得七零八落。就在弟弟欲哭无泪的时候,那头看家狗懂事的叨来了耕田的犁耙。弟弟半信半疑地将犁套在看家狗身上,看家狗“汪”的一声,奋力在布满泥石的田地里奔跑起来。有了看家狗的帮忙,弟弟很快修复了被毁的田地,还在屋后新开了足有五分多的山地,全部种上了庄稼和蔬菜瓜果。一季下来,大获丰收。

弟弟家有头能耕田的看家狗!这个消息很快便传到了哥哥的耳朵里,哥哥的心里开始泛起了异样的涟漪。

难怪弟弟当初就主动要了这一头狗!愤懑之下哥哥告到了县衙门,请求县官判定要回弟弟的看家狗,理由是这头看家狗既然能耕田,那它就应该价值等同一头耕牛。县官也不含糊,判决弟弟将看家狗归还哥哥,但哥哥应当补偿弟弟10贯耕牛钱。

哥哥不服,坚决要求再判。弟弟念手足之情,主动将狗无偿送给其兄。县官见此情形,当即判决:当哥哥的一心想占弟弟的便宜,完无一点兄友弟恭的品行,一概言行皆属无理(李),便判令哥哥改姓“无(吴)”;弟弟则承续祖姓,继续姓李。

兄弟俩各自开枝散叶,以塘为界,一分为二。塘上弟弟住的地方依其人名而称“李铎”,塘下哥哥住的地方叫“塘下吴”。

“李铎”和“塘下吴”这两村落虽然分居两处,实则同祖同宗。其两姓后人以祖为鉴,一直和睦相处,亲如一家,秉承着“两族不通婚、红白喜事同享共担”的家训。每到春节、清明之日,塘上李姓人家祭祖时,祭拜的是“祖公”;而塘下吴姓人家祭祖时,祭拜的则是“祖母”。这一习俗一直延续至今。

(一)藤桥黎

很早以前,一条河流将黎姓族人分隔两岸,一脉两村,分别叫“上门黎”、“下门黎”。

河面上原本没有桥,两岸百姓出行要绕行很远,相互来往也十分不便。当地有个黎姓小伙子便从山上移栽来一株山藤,期望着山藤有一天能长到河对岸,架成一座藤桥。

日子一天天过去,小伙子也慢慢变成了老头子,直到临去世,山藤还未长到他期望的那样。临终前,黎老汉留下遗言,死后将他埋在山藤边,用他的肉身来滋补山藤,他的灵魂要护佑山藤一起生长。

第二天,奇迹出现了。山藤像被赋于了崭新的生命一样,一夜之间便延伸到了对岸,数十枝扁平的藤蔓紧紧缠绕在一起,如同一双双强有力的胳膊伸向对岸,在河面上搭起了一座坚实的藤桥。河两岸的百姓出门有了大大的便利。

可惜好景不长。一天,从外地来了一个阴阳师,看到河面上竟然有如此壮硕的藤桥,二话不说便拿出照妖镜,看到藤桥里竟然隐约现出一个人影,大惊之下挥剑将藤桥砍断。藤桥掉到河里,整整七天七夜流血不止,整个村庄都笼罩在一片灰暗之中,黑云盖天,山风怒号,一场摧枯拉朽的大雨倾盆而下。

大雨足足下了一个月,河水暴涨,泥沙俱下,淹没了河两岸的农田村庄。整个村庄一片泽国,百姓纷纷逃到山上躲避。雨水稍稍减退,幸存下来的百姓来到河边,看到藤桥已经不复存在,只留下十多根粗如臂膀,仍在汩汩流血不止的藤须。

“都是这个阴阳师惹的祸!是他砍断了藤桥,惹怒了山神,这才降下灾祸!”阴阳师在村民的纷纷指责下,只得祈求山神的宽恕,他割须烧袍,将灰烬涂抹在藤须流血之处,这才把藤血慢慢止住。

风停雨歇,天空放晴。百姓们几经商议,决定在藤桥原址重建一座新桥。村民挖山凿石,肩扛背驮,终于建成了一座石板桥,并取名“藤桥黎”,以纪念化为一缕桥魂的黎老汉。

时光如流水,岁月静无声。经过常年的雨水冲刷,如今山上的沙石早已将河道填满。以往村民心中的圣桥“藤桥黎”,已经变成了一座爬满青苔,少有人经过的石板桥了。只有铭刻在石板桥上隐隐显露的文字,还在默默地诉说着久远的故事和传说,成为族民们一代代永恒的记忆。

(二)“李铎”和“塘下吴”

离藤桥不足一公里处,有一处水塘,此处依山傍水,山青水秀,是一处风水宝地。

这里最早住着一户李姓人家,只有兄弟二人相依为命。李家住在水塘的下方,这里有肥沃的田地,有鲜活的鱼塘。兄弟二人每天起早贪黑劳作,耕种砍柴,结网捕鱼,好不容易攒下一份家业。眼看着家底越来越殷实,当哥哥的心里渐渐失衡起来,琢磨着分家的打算。弟弟是个聪明人,一眼就看出了哥哥的心思。为了能和平分家,弟弟提出,哥哥即将成家,开销增大,自己愿意主动放弃所有家产,只带走一头看家护院的柴狗。

弟弟带着狗离开了哥哥,在水塘的上方砍竹伐木建了一间小小的茅草屋。有了能遮风避雨的安身之处,弟弟便开始在房前屋后开荒种地。每天天还没亮,弟弟便扛着锄头,挑着簸箕起早贪黑去劳作,直到傍晚才拖着满身的疲惫回到茅草屋。一个多月过后,一大片齐整的黄土地便呈现出来。

可是,天有不测风云。还未等弟弟喘一口气,一场暴雨裹挟着泥石就将刚开垦出来的田地冲得七零八落。就在弟弟欲哭无泪的时候,那头看家狗懂事的叨来了耕田的犁耙。弟弟半信半疑地将犁套在看家狗身上,看家狗“汪”的一声,奋力在布满泥石的田地里奔跑起来。有了看家狗的帮忙,弟弟很快修复了被毁的田地,还在屋后新开了足有五分多的山地,全部种上了庄稼和蔬菜瓜果。一季下来,大获丰收。

弟弟家有头能耕田的看家狗!这个消息很快便传到了哥哥的耳朵里,哥哥的心里开始泛起了异样的涟漪。

难怪弟弟当初就主动要了这一头狗!愤懑之下哥哥告到了县衙门,请求县官判定要回弟弟的看家狗,理由是这头看家狗既然能耕田,那它就应该价值等同一头耕牛。县官也不含糊,判决弟弟将看家狗归还哥哥,但哥哥应当补偿弟弟10贯耕牛钱。

哥哥不服,坚决要求再判。弟弟念手足之情,主动将狗无偿送给其兄。县官见此情形,当即判决:当哥哥的一心想占弟弟的便宜,完无一点兄友弟恭的品行,一概言行皆属无理(李),便判令哥哥改姓“无(吴)”;弟弟则承续祖姓,继续姓李。

兄弟俩各自开枝散叶,以塘为界,一分为二。塘上弟弟住的地方依其人名而称“李铎”,塘下哥哥住的地方叫“塘下吴”。

“李铎”和“塘下吴”这两村落虽然分居两处,实则同祖同宗。其两姓后人以祖为鉴,一直和睦相处,亲如一家,秉承着“两族不通婚、红白喜事同享共担”的家训。每到春节、清明之日,塘上李姓人家祭祖时,祭拜的是“祖公”;而塘下吴姓人家祭祖时,祭拜的则是“祖母”。这一习俗一直延续至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