华人老家  移民故乡--<千年古县>之洪洞县
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QQ空间

发文机构:山西省 来源:中国地名网 访问次数 : 发布时间:2022-11-07 15:43 收藏

认识洪洞县,先从这个“洞”字入手。

洪洞的“洞”字不念“洞”。“洞”字不是生僻字,识字的人都知道它念“dòng”,山洞、黑洞、洞穴、水帘洞、盘丝洞、脑洞大开……一般的《新华字典》和《现代汉语词典》里,都只能找到“dòng”一个读音。

而惟独在“洪洞”这个词语组合中,“洞”字不念“dòng”,念成了“tóng”。

翻开《辞海》(1980年8月第一版缩印本)里这样解释:“洪洞 (Hóng tóng)  县名。在山西省南部。”

在百度词语条中,洪洞县的英文名称叫“Hongtong County”。

在中央电视台、中央人民广播电台、东方电视台、山西电视台等诸多官方新闻机构的口播中,洪洞也被念成“tong”。

在戏曲里,“苏三离了洪洞(tóng)县……”唱了数百年。

为什么惟独到了这里,“洞”不念“洞”,没有人能说清原因,或者也就是地方口音,反正千百年来就一直这样念,也就念成了习惯。

洪洞县隶属于山西省临汾市,总面积1563平方公里。今天的洪洞县,是由原来的洪洞县、赵城县合并而来。在唐、虞、夏、商时代,洪洞、赵城均为冀州之域。西周时洪洞为杨侯国,古城在今县城东南18公里的范村附近。赵城为周缪王封造父之地,后为赵简子食邑,古城在今赵城镇东北三里简子城。洪、赵二县自隋置县以来一直沿传当代,一直到1954年7月1日,洪、赵两县合并为洪赵县,县治在洪洞县城。

洪洞县自古处于南北交通要道的中间点,北达幽并,南通巴蜀,为三晋锁钥,晋南要冲。洪洞还是山西省“能源重化工基地县”之一,以煤炭为最,据勘探,全县煤炭总储量44.15亿吨,可开采量20.15亿吨,且煤质好,埋藏浅,分布广。境内东西部山区大量蕴藏着煤、铁、铜、石膏等30多种矿产资源,储量大,开采价值高,开发利用前景广阔。

但洪洞最著名的当然还是它古老文明的人文资源。六百多年来,“问我祖先在何处?山西洪洞大槐树”的民谣,使洪洞大槐树成为研究移民文化和寻根问祖的主要目的地。

直到今天洪洞县仍然是山西省的人口第一大县,可见当年之繁荣。在洪洞,广胜寺飞虹塔、《赵城金藏》、元代戏剧壁画、唐代对扭千年古柏,还有“苏三起解”的发生地明代苏三监狱,侯村女娲陵寝等等,承载了华夏文明的远古记忆。

2008年,“大槐树祭祖习俗”被列入第二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;2010年,洪洞县的“通背缠拳”入选第三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

洪洞印象

对于大多数外人来说,对洪洞的初印象,来源于小女子苏三的那句戏词:“苏三离了洪洞县……”还有一句就更损,更能加深印象:“洪洞县里无好人……”

前一句还好,后一句则害死了人,让不了解洪洞的人对此心有余悸。而事实上,位于山西省南部的洪洞县,以“华人老家”为魂,是中华民族古老文明的发祥地之一,更是因为“大槐树移民”以及后来衍生出来的各种传说,而成为不折不扣的中国名县。

洪洞县,西周为杨候国,秦汉称杨县,后因境内有“洪崖”、“古洞”两个自然地貌,隋时改为洪洞至今。如今,洪洞县隶属于山西省临汾市,汾河自北向南贯穿全境,县内名胜古迹遍布,其深厚的文化底蕴、丰富的人文景观,以及对中国中原文化的传承保留之完整,在全国也算少有

走进洪洞县,在还没来得及了解它之前,其实最直观的感受还不是它的底蕴和文化,而是他的干净和整洁。跟绝大多数北方的县城完全不一样,洪洞县干净整洁,无土无尘,山清水秀,弥散着安居乐业的和谐。在大街小巷,基本上看不到随地乱扔的垃圾,闻不到莫名其妙的味道。

在洪洞的主要街道,垃圾桶密集到20米就能看到一个。别人家的洒水车都是冲着地上洒,洪洞的洒水车是冲着半空中洒出满天的水花。交通和管理也显得非常有序,没有乱串乱停的机动车。即便是繁华地带,也听不见震耳欲聋的音乐和广告噪音——这一点完全不同于中国内地的很多县城,显示出城市管理者的理念和决心。

这些表面上的细节,都使得洪洞不像是一个黄土高原的内陆小县,而具备了江南水乡的特质,不粗糙,多细腻。

华人之根

其实,洪洞文化的精髓,在于它是中国人传说中和梦中的故乡。如果用一个字来概括洪洞县,那便是“根”。

自宋代开始,到清代后期止,大大小小的移民迁徙,在洪洞大槐树下陆续进行了约600年。据史书记载,明洪武初年到永乐十五年大约50年间,是洪洞移民规模最大、最为集中的时期,先后迁出移民百万左右,相当于修建三峡水电站所迁移民总量。这些移民如今经过再次或多次的迁移,已经散布到了世界的各个角落。维系移民情感的纽带,就是那一个“根”字。“问我祖先在何处,山西洪洞大槐树。祖先故居叫什么?大槐树下老鹳窝”。自明代以后,这首民谣就在中国的各个省份口口相传。

由此派生出来的“根”文化,使洪洞在改革开放以后,特别是最近十年来大放异彩。如同北京的宋庄,已经跳出了行政区划的限制,直接升格为“中国·洪洞”。而洪洞那棵古大槐树,虽然早已在汾河大水中被冲走,却仍然成为亿万移民后裔,乃至心目中的精神树。每年,都有世界各地的华人,来到洪洞大槐树遗址处,焚香、献供、跪拜,认祖归宗。

事实上,尽管洪洞的移民史有诸多历史记录和佐证,但由于时间的久远,加上近现代中国的多次大规模战争,对于很多人来说,其实已经很难说清楚自己祖先的来龙去脉了。但这仍然挡不住全球的华人,涌向洪洞来寻找、寄托内心的归属感。洪洞“根”文化的繁荣昌盛,跟国家的强大,经济的发展有很大关系。有人统计说,今天的中国,有62%的中国人,在距离自己出生地100公里以外工作。富裕起来的中国人,不管是不是已经搞清楚了自己来自于哪里,都愿意来到洪洞,把这里当成自己的一个精神寄托。

中国需要一个像洪洞这样的乌有之乡,洪洞也顺势而为,在打造“华人老家”主题建设上下了很大功夫。

在洪洞,洗手间不叫洗手间,叫“解手场”。“解手”这个词很多人并不陌生,在中国很多看似毫无关联的地区,甚至南方语系的方言中,都有“解手”这个词。人们把这个词的来源归结到当年的强制性移民,洪洞用心良苦,把“解手场”三个字高悬在全县的公共厕所上,轻而易举地就把远到而来的心拉得更近。

各种以姓氏、宗族和移民为题材的书籍和文化产品,更是异彩缤纷。在洪洞的新华书店里粗略地数一下,关于洪洞的正规出版物大约能有60多本,少说也有7、8百万字。在主要的旅游景点,一个“根”主题的文化产业正在形成。

除了“根”文化,洪洞还有一个更辉煌的时代值得关注。作为晋南最具人口规模的县份,洪洞县人口约有80万。这样的人口规模在今天的中国,仍是人口大县,而洪洞人口的如此规模,持续了已经不止百年。在洪洞,可以找到中国远古时期文明的痕迹,尧、舜、女娲、造父、蔺相如,都能在洪洞找到史料记载和对应的佐证。也只有来到洪洞,才能清晰地感受到,那些远古时期中的人物,也许不是传说,在历史中真实存在过的,活生生的人。

甚至有当地名士考证,认为当年夸父追日,化成五岳之首的泰山,并不是现在的泰山,而是洪洞县的霍山,而且还形成了史料证据链。仔细阅读后,几乎可以认同,并相信小时侯我们看过的那些传说,大部分都发生在洪洞和它的周边。

这就是洪洞,有山,有水,有庙、有塔、有魂、有趣、有历史,更重要的是,这是一座有故事的县城,它有讲不完的故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