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年古郡  九朝重镇--<千年古县>之正定县
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QQ空间

发文机构:河北省 来源:中国地名网 访问次数 : 发布时间:2022-11-07 15:44 收藏

正定,是一道雄踞燕赵的重镇雄关。它北依恒山,南跨滹水,西抵太行,东眺渤海,地处河北省会石家庄北大门的位置,有锁控三关、瞰制中原、拱卫京师之利,战略地位非常重要,为历代兵家必争。历史上,与保定、北京并称为“北方三雄镇”。

正定,是一座灿烂辉煌的千年古城。从秦代至清末,作为中国古代北方一个重要的政治、经济、军事和文化中心,它纵贯九朝,一直是郡、州、路、府的治所,历史地位显赫,文化影响深远,是新中国第一批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。

正定,是一个古代建筑的艺术宝库。置身城内,“九楼四塔八大寺,二十四座金牌坊”尽收眼底,东魏的禅寺,唐代的古塔,元代的文庙……红墙碧瓦,飞檐斗拱,楼台亭阁,交相辉映,素有“古建筑宝库”“九朝不断代”之称。

正定,是一处梵音萦绕的佛教圣地。作为禅宗的重要分支,义玄大师在此创立临济宗,名传四海;作为“京外第一古刹”,大佛寺梵音如歌,香客如云……使正定城成为 “临济”之源、佛教圣地,享有 “一座正定城,半部佛教史” 之誉。

历史风云变幻,世代更替兴衰。沧桑巨变之中,这里发生了太多的腥风血雨,太多的英雄慷慨,太多的悲欢离合,还有太多的神密和传奇!

让我们走进正定,一起来领略千年古郡的前世今生。

古城史脉

正定,古称常山、真定。它地处冀中平原,是河北省石家庄市的下辖县,面积约为468平方公里,人口46.7万人。通过考古发掘,在当地出土的各类文物中,既有仰韶、龙山文化遗存,又有商周、秦汉时期的珍品,还有历朝历代的大量文物。这些“物证”表明,早在5000多年前的新石器时代,这里就有先民居住,并有了养蚕、丝织的历史;3000多年前的商代,就是显赫的奴隶主贵族赓氏封地;2200多年前的秦代,既开始置县,其建城、设郡、立府均有1100年以上的历史,等等。由此及彼,还原正定的历史,其脉络清晰可见。

游牧部落 鲜虞之国

据有关资料记载,八十年代初,在正定新城铺村以往考古发掘基础上,又有了重大考古发现。1982年1月,该村农民在村北城岗取土时,发现了8件青铜器,其中6件带铭文。经考古专家签定,该批文物为殷商时期的卣、尊、觚、爵等器物,其中爵、觚均有“赓册”字样。这一发现,实际已经让我们看到了正定县的前身。

经查证,这批青铜器文物属商代奴隶主贵族赓氏所有。赓,是殷纣王辛的宰臣,重权在握,显赫一方。这从另一个方面也说明,商代末年的正定,就是赓所受封地的一个城邑,而非穷乡僻壤的小村落。

到了公元前1046年,商朝灭亡后, 周武王为安抚殷商后裔,将正定新城铺一带封于殷纣王的叔父胥余,估计为周当时的一个方国(方国,指四方诸侯国或州邑)。公元前770年,聚集在滹沱河中上游的鲜虞人,由于垂涎鲜虞国的水草丰美,具有农牧、冶炼等优势,所以在犬戎灭亡西周、建立西周的同时,鲜虞人势占据了殷商后裔胥余的封地,建都新市(今正定县新城铺一带),始称鲜虞国。大致疆域南至今藁城、晋州一带,北至今唐县西南,西至今太行山上的井陉、盂县一带,东至滹沱河冲积扇地带,即今日的河北石家庄、正定一带。

所谓鲜虞人,实际是华夏之外的一个北方游牧部落(白狄氏族分支),原居住在陕北绥德一带。据春秋战国时期的《国语·郑语》记载,周朝“北有卫、燕、狄、鲜虞、潞、洛、泉、徐、蒲”。其中的“鲜虞”就是指鲜虞族人。经考,西周末年,鲜虞人“逐水草而生活,重财物而轻土地”(《左传·襄公四年》,具有游牧民族善骑射、无定居、作战剽悍勇猛、流动性极强的特点。那时,由于中原一带诸侯分争,常年战乱,该部落伺机东扩,至太行山区,沿滹沱河逐渐向下游迁徙,直到正定一域。从此,鲜虞人成为这块土地的主人

当时,西周虽亡,但残存的侯国与鲜虞的交战并没有停止。面对南面原西周的邢国(侯国,地域在今邢台一带),鲜虞国联合藁城西部的肥国、晋州的鼓国,以太平河为前线,与邢侯其叔父的軧国(属邢国,今元氏县一带)南北对垒。先灭掉軧国,后乘机南下,分别于公元前662年和公元前661年连续伐邢,使之危在旦夕。最终,签于齐国救邢,鲜虞联军才暂罢收手。

就这样,乱世中征战,乱世中建设,乱世中繁衍,鲜虞人在正定一带站稳了脚跟,并逐渐称霸一方。从出土的尖首刀币,可以看出,当时的冶炼铸造技术已经相当发达,金属货币已经进入经贸流通。尖首币的出现,无疑开创了世界铸币史上的先例。

然而,历史的发展总是波浪式的。进入春秋以后,大约在公元前636年,晋国(今山西)开始强大、扩张,势力波及黄河以南、河北中南部,自然也包括鲜虞国这块肥肉。公元前587年,晋国向东发兵,一举进占今石家庄南部地区,同时剑指鲜虞国。

公元前530年后,晋国开始有计划地进攻鲜虞。先是派出使臣,假称借路鲜虞赴齐国,待鲜虞一答应,他们立即转兵进入并灭了肥国。肥国一灭,等于断了鲜虞一臂。后回师,开始攻击鲜虞。由于鲜虞人英勇善战,加以滹沱河作为屏障,晋国才没有继续强攻。

这时,鲜虞国骄奢淫逸的风气开始滋长。他们本来知道晋国很快就要发动进攻了,却不加强边防警备。第二年,晋军到达中人(今唐县西北),借用山势,自上而下,再袭鲜虞。对方虽未攻打新市,但两军城外交手,鲜虞人却吃了个败仗。

公元前527年,迫于晋国兵临城下、长期围困的压力,鲜虞国的昔日盟友——鼓国,最终被晋国拿下。这样,在晋国东征当面,就只剩下了一个鲜虞国。尽管至公元前505年间,双方多有交手,鲜虞人也小有胜绩,但始终处于被包围、被攻击的困境之中。

大概到了公元前494年,鲜虞国借晋国内部出现叛乱之机,企图渔人得利捞一把,遂与齐、卫两国联合,首先发兵,并先后攻占了晋国的棘蒲、栾、鄗、任、邢等9个城邑。但是,到了公元前492年,手握重兵的晋军首领赵鞅,此时却反戈一击,大败鲜虞人。鲜虞残部被迫逃至中山城(今河北唐县城西,后改鲜虞国为中山国)。赵鞅率大军乘势向北,进击鲜虞国,并于公元前489年将其灭之,鲜虞遂归晋国。从此,鲜虞国在史籍中消失。

战国封地 东垣之邑

鲜虞国被灭后,鲜虞残部在中山城建都,并以地名改原鲜虞国为中山国。此时的中山国已今非昔比,非常弱小。或许正因为如此,在春秋战乱时代,诸侯国才不屑一顾,才给予了他得以喘息的机会。也正是利用这一机遇,中山国才得以生存和逐渐发展。

为彻底剿灭鲜虞人建立的中山国,公元前459年至457年间,晋国 “荀瑶伐中山,取穷鱼之丘”(在今河北易县境内),又把矛头指向了中山国。公元前457年,晋派新稚穆子伐中山,直插中山腹地,以“日下两城”的攻势,进占左人、中人(今河北唐县一带),使中山国受到致命的打击。

进入战国时期以后,中山国虽构不成他国的心腹大患,但在中原诸侯国眼里,仍被视为华夏族的眼中钉。没有灭顶之灾,却也战事不断。先有邢侯、晋侯搏戎的麻烦,后有韩、赵、魏、晋诸国大战的秧及。公元前453年,韩、赵、魏三国分晋,晋国覆亡。

到了公元前414年,中山国部落由中山城向东部平原迁徙,在顾(今河北定州市)建立了新都,并仿效华夏诸国礼制,建立起中山国的政治军事制度,对国家进行了恢复治理。公元前410年,中山国势渐起,魏国伐之。虽经3年苦战,但中山国毕竟不是魏的对手,于公元前407年尽被其占,残余退入太行山中。

公元前403年,借秦、齐、楚、燕、赵、韩、魏战国七雄争霸之机,中山国励精图志,潜心发展,不仅元气得到渐渐恢复,而且开始介入列国纷争,并举兵走向复兴、扩张的道路。

至战国后期,中山国的领土在原有疆域基础上,已扩张到包括今河北保定地区南部、石家庄地区大部、邢台地区北部及衡水地区西部,南北从鄗至鸱之塞约200公里,东西从井陉到扶柳约150公里。按中山王墓出土的《兆域图》上所标的长度比例推算,中山国疆土合战国时长度单位为南北距离606里,东西距454里,总面积与《战国策·秦策》中“昔者中山之地方五百里”之说。

经过20余年的艰苦奋战,中山国终于在公元前380年前后重新复国,定都灵寿(今河北平山三汲附近)。那个时候,都城和战争是连在一起的。尤其滹沱河流域优裕的地理和自然条件,更是成为了各个族群和诸侯的必争之地。所以,中山国复兴之初,和周边国家的纠纷也日渐增多。为与周围大国抗衡,中山国在滹沱河中下游地区,先后建成了灵寿、房子(今高邑县故城村)、棘蒲(今赵县南)、东垣(今正定南)等重要城邑。其中,东垣邑初筑时是一座土城,即现在正定城的前身。有资料显示,该城南北长约5公里,东西宽约1.5公里,目前,虽无遗迹可寻,但在当时还是属于比较大的邑。

东垣邑,南傍滹沱河,西依太行山、东接冀中平原,处在扼守太行出口,衔燕赵、控中原的战略要邑位置。在与强邻赵国的边境磨擦争斗中,发挥着极为重要的作用。

由于中山国位于赵国东北部,且前伸突出部分将赵国领土南北分割开来,被赵国视为肉中刺。因此,赵国自建立以来就实行军事改革,开展“胡服骑射”,并先于中原各国建立了独立的骑兵部队,战力迅速强大。之后,为除中山心腹之患,赵国曾于公元前377年、376年两次进攻中山国,但均遭抵抗,没有成功。

据《史记赵世家》记载,此后,“赵成侯六年(公元前369年),中山筑长城。”该长城大部分建在当时中山国的西北边境,目的主要是防御赵国的偷袭。其长城总长89公里,主要呈现南北走向,以主干城墙为主体,另在一些险要关口筑城或筑墙扼守,在城墙内侧修筑较大的城址为屯戍点,或在城墙附近驻兵防守,共同构成一道严密的防御体系。其结构分为石砌和土石混砌两种,墙基宽1—3米,城墙横截面呈梯形,上宽下窄,当地有“土龙”、“龙脊”之称,比秦始皇修的长城要早200余年。

公元前306年,赵国发兵中山,锋抵宁葭(今河北省石家庄市西北)。次年,赵“以二十万之众攻中山”(《战国策·赵策三》),兵分两路,先后攻占了丹丘(今曲阳西北)、华阳(今曲阳、涞源西南)、石邑(今鹿泉市南),封龙(今元氏西北)、东垣(今正定),使中山国失去了三分之一以上的国土,迫于无奈,只好割让四邑(含东垣邑)求和。赵国应允,遂撤军而回。

然而,中山国割让城邑之举,并未能阻止赵吞中山的步伐。继 公元前303年赵攻中山之后,公元前301年再攻,国都灵寿城破,中山王逃往齐国。次年,赵国攻取扶柳(今冀县),中山国东部尽为赵所得,中山王也客死他乡。史称“五伐中山”。公元前296年,中山国自春秋末期立国,经过350余年时间,最终被赵国所灭。白狄鲜虞氏族的统治历史也宣告结束。

灭亡中山的赵国,疆域更加辽阔。它北接燕国,南连卫、魏、韩三国,面积含盖了今河北南部和山西、河南、内蒙古的部分地区,列战国七雄之一。河北史称“燕赵大地”及河北人自誉为“燕赵儿女”,大概也缘于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