沁人心脾   醉美山水--<千年古县>之沁水县
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QQ空间

发文机构:山西省 来源:中国地名网 访问次数 : 发布时间:2022-11-07 15:44 收藏

沁水县,位于山西省东南部,隶属于晋城市,位于中条山东北,沁河中游,太行太岳中条三大山系衔接处。县境四周环山、东至老马岭、岳神山与高平市泽州县为邻;西至东坞岭与翼城县搭界;南至仙翁山、舜王坪与阳城、垣曲县接壤;北至香山岭、关帝岭、宇峻山与浮山、安泽、长子县毗邻。沁水县下辖7镇、7乡,共有239个建制村,9个居民委员会,1378个村民小组,全县总面积2676.6平方公里,总人口205万。

县史风云

五千年文明看山西。山西省作为中华文明的发源地,作为文物遗存大省,以其独特的地理气候和独有的文化遗产,成为吸引世界目光的文化大省。

在莽莽榛榛的中条山腹地,在曲曲折折的沁河两岸,在大美山河的山西南部晋城市,有着一座古老神奇却不为多数人所知的县域——沁水县!

我们行走、寻觅,找到了惊异与感动,也找到了文明与原始。这里有舜王躬耕之地——历山,海拔2358米的亚高山草甸上,山花烂漫,从初春一直到深秋不绝,仿佛从天堂坠落下的花篮;这里有柳宗元后裔几百年后重振门庭,绵延不绝而留下的柳氏民居,那是融低调内敛与精致繁复于一体,耕读传家的家风与充满艺术感的建筑于一体的,极富儒家文化气息和晋南乡土气息的建筑群精华,仿佛柳宗元的文字,灿若云霞;沁河两岸有林立的古堡,堡中遗弃着被文明忘却的老人们的简单生活;村村落落散布着上千座的古庙古寺,留着坍塌的老墙和斑驳的壁画;乡民的一日三餐中,承受着这片土地的馈赠;劳动者的歌喉里,飘荡着来自他们灵魂深处的声音……

站在猎猎的北风中,空气凝固而粗粝,摩挲在脸庞,透骨寒冷。东西狭长的山城,没有了夏日绿意盈盈的婉约,不再温柔如女子,依偎群山环抱,傍着沁河,絮絮叨叨。他此刻如一个沉思少年,在风口浪尖,穿越历史,看今朝前世。

千古遗风

沁水历史悠久,自古就有女娲补天,舜耕历山的传说。七十年代发掘的“下川遗址”,证实了早在2.3万年到1.6万年前,沁水人的先祖们就创造了灿烂的“下川文化”。现存的河头村汉墓群、武安村战国古寨等,映证了沁水历史的遗迹。

沁河犹如一匹脱缰的野马,在太行、太岳的群山沟壑中一路狂奔,冲刷、切割、沉淀,神奇而独秀于天地之间。她蜿蜒跌宕,川流不息,昭示着流域这方土地在历史上曾发生的伟大壮举,承载着沁水千年古县的沧桑历史,叙说着沁水凝重的繁杂往事。

时过境迁,沧海桑田;滔滔沁河,千古传唱。综观沁水之千古风云、名人盛世、山水胜概,古迹遗存、兵荒灾祸、宇权崇拜、风俗人情,无一不彰显出沁水历史的悠久,山川的灵秀,文化的深厚。

舜耕历山,高耸于晋之南万山丛中的历山,其周边不仅是沁水第一批居民的栖息地,形成了闻名中外的“下川文化”,而且是上古传说中虞舜耕种之地,因舜耕历山拉开了中华农业文明的序幕,历山由此成为我国历史文化名山。

我们沁水第一位尊贵、伟大的客人是虞舜,沁水的人文历史就是因为他的到来而掀开了灿烂的一页。我们没有证据把虞舜的出生地定位于沁水的历山,却有大量的证据表明“舜耕历山”之历山,就是我们沁水县境内的历山。

大约在距今5000年至4000年的上古时代,早春二月的一天,迎着绚丽的朝霞,虞舜健步登上了历山。他目光炯炯,威风凛凛,一看就不是凡夫俗子。他安家落户后,把原始部落的人们集中在一些,教他们驯兽耕田、垒石筑屋、制作陶器,教他们团结一致,创造新生活。于是众部落一致推选他为新的首领,他为这个部落的人降魔斩妖谋福祉。在他的带领下,人们生产有了大发展,人与人之间也前所未有的和谐。他就是日后成为“三皇五帝”之一的“舜帝”。

《史记》说,虞舜者,名叫重华。重华的父亲名叫瞽叟,其六世祖名叫颛顼。瞽叟就是双目失明或不明事理的老翁的之意。舜的六世祖颛顼,姬姓,是传说中上古五帝之一,为黄帝之孙,后继承黄帝的职位而为帝王。舜姓姚,是黄河流域有虞氏的部落领袖,故称虞舜。相传因分管四方的诸侯推举,尧帝命舜代他处理政事。他巡行四方,除去鲧、共工、饯兜和三苗四人,遂成太平盛事,人称“尧天舜日”。尧去世后,舜继位,又咨询四方诸侯,挑选贤人治理民事,并选拔治水有功的禹作为继承人。

相传,舜出生后,家境十分贫寒,他虽然是颛顼的后裔,但从他往上五世皆为平民百姓,处于社会的最底层。舜的遭遇十分不幸,成长更为艰难。他是父亲是个盲人,母亲在生下他之后就去世了。继母生有一子,名叫象。舜生活在“父顽、母嚣、象傲”的家庭环境里,几个人串通一气,必欲置他于死地而后快。然而,舜有高尚的品德,不计较父母与弟弟对他的欺辱与不公,对父母孝敬有加,与弟弟十分友爱。他的父母时常想杀害他,他发现后立即逃走,屡屡躲过劫难。危机过后,马上回到他们身边,依然孝悌如常。因此,《史记》说,“欲杀,不可得;既求,尝在侧”。

但舜还是无法在家生活下去,于是,他从早年居住的蒲坂(今永济市)出发,一步步向东北走去。他逢人就问,哪里有山有水、森林茂密、土地肥美,适合桑麻,且有人居住。沿途考察了许多地方,都不甚满意。后来,跑到历山去耕种度日。传说舜把石头捡出拔荆棘而造成平地,用两头大象耕地,舜不打象,只敲筐箩,象耕地深细,耙磨平正,庄稼长势旺盛,地中长出草,群鸟飞来,用嘴衔去杂草,这就是“象耕田鸟耘草”。直到今天历山平地中仍有一条一条的深沟,山旁皆乱石滩,周围的丛树荆棘灌木都往外斜倒,说这都是舜压弯了树枝的。舜种的庄稼长势好,收获丰盈,周围群众都赶来向舜求教学习。加之这舜能干善良,生活勤俭,待人和气,名声越传越远。传得帝尧知道了,尧就亲自来到历山访问舜。

尧走到历山,远远听到弹琴歌唱之声,边走边问此乃何人,众曰舜。路过庄稼田地,禾苗旺盛,长势喜人,当走进舜屋时,其处境非凡,庭院树密鸟喧,屋内幽雅清香,尧为之惊讶。

与舜谈种植农作物,舜有理有据,又熟悉礼乐。尧视为贤者,对舜作三年之考验,随命他的九个儿子都到历山向舜学习,又把两个女儿嫁于舜为妻,舜扶助尧治理国家,得到群众的爱戴。尧又命舜到各地去教民耕种、识礼仪,受到各部落的尊敬;尧又命舜独自在深山森林中经受大自然的考验。舜在暴风雨中,有信心顶得住,不迷失方向,依然行走,显示出顽强的毅力斗志。尧看到舜的行为,又看到自己的儿子不成器,于是和各部落领袖议定,把帝位禅让于舜。择吉日,行大典,尧禅位。《尚书》称为舜“受终于文祖”。尧命舜管理百官,接待宾客,舜不但将政事处理得井井有条,而且起用了早有贤名的“八元”、“八恺”,使“八元”管土地,使“八恺”管教化。舜摄政后,命禹为司空,治理水;弃担任后稷管农业;契为官徒,管教化;皋陶为士,执掌刑法;垂担任“共工”,管百工;又任“虞”掌管山林;伯夷任“秩宗”主持礼仪,并为乐官管乐礼与教育;龙担任“纳言”收集意见,负责发布命令。还规定三年考察一次政绩以升降职。于是社会出现了新面貌,水患得治社会清平,人民安居乐业。

舜摄政后和尧一样,巡行四方,洞察民情,灭除四害,天下太平。舜晚年到湘江出访,适南方苗人作乱。他亲率大军平叛,忽一病而死,蛾皇、女英寻找舜帝也到湘江,两人皆死于此,葬于湘江中,成为湘江神。

舜在年老的时候,认为自己的儿子商均不肖,就选定威望最高的禹来担当继任者,并由禹来摄行政事。故舜和尧一样,都是禅位让贤的圣王。

舜和尧一样,同是先秦时期儒墨两家推崇的古昔圣王。而舜对于儒家,又有特别的意义。儒家的学说重视孝道,传说中舜的也是以孝著称。所以他的人格形象正好作为儒家伦理学说的典范。孟子继孔子之后对儒学的发展有巨大贡献,他极力推崇舜的孝行,而且倡导人们努力向舜看齐,做舜那样的孝子。由于儒家的宣传,有关舜的传说在中国文化传统中留下极深刻的影响,就连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、伟大的领袖毛泽东也在诗中唱道“六亿神州尽舜尧”。

舜遗留在历山的故事很多,当地人传颂了几千年,至今仍然经久不衰。

话说舜受生父和后母的虐待,受弟弟的欺辱,有家不能归,他要找个理想之地,休养生息,医治心灵的创伤,同时养精蓄锐,准备干更大的事业。他要让父亲、后母和弟弟看到,他不是他们认为必欲除之的恶人,他是对家庭和社会将起巨大作用的能人、贤人、圣人!于是,他登上历山。这里真美呀!峰峦叠嶂,郁郁葱葱,历山高耸入云、峰巅一块几十亩大的草坪,生长着萋萋芳草,草丛中盛开着金黄、鲜红、深蓝等各种颜色的花朵。抓一把泥土,油津津的,散发着沃土的清香。更令他欣喜的是,这里有两条小河,一名沩水,一名汭水,二水合流于山下,浪花飞溅,清澈见底,酷似娃娃的鱼儿戏水畅游,倏忽往来。他还隐隐约约看见,远处有人群在奔走,有的在林中追赶野兽,有的在河边洗涤身子,还有的在烧火做饭。

最使他惊喜的是,这里已有粟类谷物种植,还有加工谷物的石磨!他不知道,在他到来的万年之前的旧石器时代晚期,这里的先民已经创造了光辉灿烂的“下川文化”。这一切,符合他的选择,是他理想之中的居住之地。于是他决定不走了,就在此住下。当日,他制作了一把巨大的石斧,砍下林木,在沩水边搭建了茅屋。又发明了土石垒墙,来抗御野兽。舜的这一发明很快在下川一带传播开来,这里的人们纷纷仿效,摒弃了穴居生活,住上了舒适的土屋,这一传就是数千年。

历山是中国北方第一个谷物种植地,享有“华夏第一犁”的美誉,舜耕历山拉开了中华农业文明的序幕。这个盛大的序幕在沁水县拉开,是伟大的贡献,也是永远的荣耀。舜不仅在历山播撒五谷,还在这里观测天象,并制订了黄河流域的物候历《七十二历》,历山也许正是因这部“历法”而得名。

《史记》记载:“舜耕历山,历山之人皆让畔。”舜在历山开辟了大量土地,出了名。于是上百里以外的人都来此耕种。舜把自己开垦的土地让给他们,并传授种植技术。他再到别的地方耕种时,这个地方的人纷纷将田地让给他。不仅历山之人有如此高的风尚,就是历山周围沁水、翼城、垣曲的耕牛,也人文化了。当时,三县居民春耕之后,就把牛送到舜王坪自找草吃,不加看管。这些牛都规规矩矩地在各自县界内吃草,不越界一步。

《史记》记载:“(舜)渔雷泽,雷泽之人皆让居。”雷泽,即濩泽,位于今山西阳城西鄙历山之下,阳城古称濩泽侯国,为阳城故城。那里有芦苇河、蟒河等较大的河流,有河必有鱼。每当舜从历山下来,捕鱼冬储时,濩泽人都纷纷让出房子给他居住,屯鱼。

《史记》记载:“(舜)陶河滨,河滨器皆不苦窳。”陶河滨,指在河边制作陶器。沁水杏峪有可陶河村,旧时村民多善制陶器。村里有舜帝庙,庙内的碑文说,舜曾在这里教民制陶器。“苦窳”是“粗糙质劣”的意思。《韩非子·难一》:“东夷之陶者器苦窳,舜往陶焉,期年而器牢。”

《史记》记载:“舜居沩汭,内行弥谨。”历山有沩、汭二水,舜居水边。弥谨,想得周全周到,严格谨慎。凡百姓有难,他第一个站出来替人排忧解难,

《史记》记载:“舜年二十以孝闻,年三十尧举之,年五十摄行天子事。”舜在50岁时代理尧行使权力,大概就是在这个时候离开历山,在尧都(现在的临汾市)参与治理国家。舜大概崩于公元前2209年,距今已有4000多年。谁也说不清他在历山住了多少个年头,能说清的是留下了大量传说、故事,成为中国文化中的瑰宝,受虞舜文化熏陶、影响最早的是沁水人。

沁水历山之上的舜王坪,建有古舜庙,至今犹存,历代香火旺盛;舜庙前确有沩汭二泉,淙淙细流,旱涝清冽,不涸不溢;舜王坪上舜耕之迹,游人至今可以指点,清晰可见。

历山境内谷深峰奇,风光秀丽,熔洞密布,林木参天,珍禽异兽甚多,清泉飞瀑独特,现有华北地区面积最大、保存最完整的一处原始森林。历山主峰舜王坪,海拔2358米,坪顶为高山草甸,寒气四溢,别有洞天,一条酰仙人新耕耘的犁沟清晰可见,相传为舜耕之遗迹。舜王坪上古有舜王庙,历代香火旺盛,一为纪念舜帝亲自躬耕,教民以稼之德风,同时,也祈求舜帝庇护一方百姓丰衣足食,永享太平。

早在晚唐五代之交,著名诗人杜荀鹤来到河东,登上历山,拜谒舜帝,作《题历山舜祠》诗一首:

昔舜曾耕地,遗风日寂寥。

世人那肯祭,大圣不兴妖。

殿宇秋霖坏,杉松野火烧。

时讹竞淫祀,绿竹醉山魈。

明代嘉靖年间,大学士阳城人王国光,也曾有历山之行,作《游历山拜瞻舜庙》诗云:

西坪古庙接云崖,回首山川近帝家。

野草薰风还往日,令人寤寐忆重华。

龙见当年禾御天,终身甘自往尧田。

一从历数咨文祖,万国南风奏舜弦。

舜王坪之道是很艰险的。与王国光同行的明代邑人柳遇春也作《游西坪》诗云: 

羊肠百叠步难留,猿鸟飞腾亦解愁。

独有神驹跨逐电,遥身直上碧云头。

历山深处有一种鱼类名鲵,俗称娃娃鱼,国家二级保护鱼类,生活于舜王坪下西峡涧水中。西峡涧水顺沟而下,南流出山,进入河南,流入黄河。西峡风光秀丽,树茂林密,属原始森林;山崖峭壁,多怪石险滩,常能引人入胜,如今已成为远近闻名的旅游景区。据乡人指点,西峡中有多处原始人居住的石垒,至今仍存,只是残垣断壁,一派沧桑。闻山深处兽鸣虫吟,摘密林内累累野果,常引出人们怀古幽情,使你想起帝舜耕稼于历山,先民生活于下川,你如此确信,历山深处的石垒,就是原始人结束巢居与穴居生活,逐步进入了垒石筑屋之文明社会的一个遗存。

1988年5月,经国务院批准历山列为国家级森林和野生动物保护区,是山西省动植物多样性最为吩咐的区域,素有“山西动植物资源宝库”之称。同时,被确定为国家综合生态系统定位研究和环境监测的模式地带,对生物的演替和演进有着较高的科研价值。

近年来,随着农业产业结构的调整,充分利用历山地理景观奇特、旅游资源丰富的自然条件,发展旅游文化事业,基础设施建设逐步完善,服务接待功能不断提高,列为国家4A级风景旅游区,成为了解沁水、宣传沁水、研究沁水的一个窗口。

原伯故城 ,清雍正《泽州府志》卷四《方舆·五县分置》载:沁水县“周为原国,春秋属晋。”清嘉庆、光绪《沁水县志》均载:“初为原,国属唐,春秋属晋,战国属韩。”

清人李锴所撰《尚史》卷九十七《地理志·原》对原国历史云:“原叔,武王之弟也,封于原。其后有原庄公,是为原伯。惠王元年(前676),使原庄公逆王后于阵。三年(前678)王子颓入成周,王居郑,子颓享大夫乐及遍舞。郑伯曰:‘哀乐失时,殃咎必至。子颓歌舞不倦,乐祸也。’晚年,郑伯纳王杀子颓,郑伯享王于阕,西辟乐备。原庄公曰:‘郑伯效尤其亦将有咎。’五月,郑伯卒。襄王时,有原伯叔带,以狄师成周,获原伯。又有原伯贯者,周守原大夫。襄王十七年(前635),晋文公平叔带之难,与之阳樊、温、原、攒茅之田。原不服,晋侯围原,原降,迁原伯贯于冀。又有原襄公者,周大夫。定王十三年(前594),王孙蘓与吕氏、毛氏争政。晚年,晋使士会,平王室王享之原,襄公相礼焉。又有原伯纹,亦周大夫。景王十五年(前530),原伯纹虐其舆臣,使曹逃。原舆人逐绞,而立其弟跪寻,绞奔郊。原伯鲁者,亦周大夫,鲁人会葬曹平公,原伯鲁与之语,不说学。鲁闵子马曰:‘周其乱乎?原氏其亡乎?’敬王七年(前513),周讨子朝之党,杀原伯鲁之子。”

周襄王时,王室内乱。襄王之弟王子带,又称叔带或大叔。周襄王四年(前648),襄王因王子带召引戎人侵犯周都之故,派兵讨伐王子带,王子带逃到齐国。十年后,大夫富辰劝说襄王,从齐国召回叔带。叔带竟然盗嫂,与王九隗氏私通,周襄王废黜隗氏,叔带逃奔狄国。狄君闻其女隗氏被废,驱兵直逼王城之下。襄王乃拜卿士原伯贯为御敌。周师大败。原伯贯、周公忌父、毛伯、富辰皆被俘虏。襄王逃往郑国,原伯贯后逃回原城。狄人遂入洛邑,叔带僭称王号,立隗氏为王后。但周人恶之,叔带与隗氏出居于温邑(今河南温县),告难天下诸侯勤王,史称“叔带之乱”

周襄王十七年(前635)春,晋国大夫赵衰劝晋文公勤王救驾,尊王称霸。晋文公发兵救驾,护送襄王回东周京都洛邑,攻占温邑杀死王子带,安定了王室,周襄王遂以畿内温、原、阳樊、攒茅四邑赏赐晋国。原伯之后原伯贯对四邑赏赐晋国不满,晋文公遂用兵攻取原地,并承诺三天之内不能攻占原地便退兵。三日后,晋文公未能攻克原地,遂下令退兵。原地百姓见晋文公如此守信,纷纷出城归顺晋文公,原伯贯只好献城投降。晋文公念其与原伯贯同为姬姓,是周文王后裔,不忍原国就此而亡,遂将原伯贯举国迁往“冀”地(今山西河津),即“伐原不信”之典故。

晋文公占据温、原、樊阳、攒茅畿内四邑后,直通太行山之南,谓之南阳。四邑临近东周京都成周洛邑,可扶持周王室,控制周天下,挟天子以令诸侯。晋文公出兵中原,与楚王争霸,终成齐桓公之后春秋五霸中第二位霸主,开创了晋国长达百年的霸业。

由此可见,周文王第十六子原伯所封之“原国”,即以周襄王十七年(前635)晋文公攻占原国,迁原于“冀”,分为前后原国二个时期。

原国迁冀后,仍称原国,不过只是一个附属于晋国之诸侯小国,靠晋国恩赐施舍一处良邑之地而生存。后原国又迁于山西沁水,这是沁水历史上第一个行政建置,充分印证了沁水历史的古老而文明。

黑壤会盟,清光绪《沁水县志》云:“前历山而后横岭,左空仓右乌关,环拱有自然之胜,胜概为天成之险。”沁水西鄙乌岭,为沁水、翼城两县交界,界东属沁,称东乌岭;界西属翼,称西乌岭。当泽潞之门户,扼平蒲之咽喉,是为历代政治要冲,军事名关,遂又称乌岭关。

乌岭原名黑壤、黑岭,取满山松柏青葱苍郁之意。《逸周书·小开武》曰:“五行:一黑位水,二赤位火,三苍位木,四白位金,五黄位土。”乌岭东涧流出梅水,南涧流出杏水,汇流于县治之东,滋润了一方山水,成为形胜灵秀之地。乌岭位于沁水以北,传说古代天帝有五,东方青帝、南方赤帝、中央黄帝、西方白帝、北方黑帝。黑帝镇守天的北方,因称北方之神,故此地称为黑壤、黑岭。

北周时宇文氏入主中原,雄踞北方,成为中原华夏的统治者。宇文周讳黑,遂改黑壤为乌岭,正式出现于沁水的版图。

乌岭在沁水众山之中,遗存人文史迹甚多。

《穆天子传》记:周穆王驾八骏游天下,东仗曾过乌岭,距今近三千年。

《春秋左传》记:鲁文公十七年(前610),“晋侯搜于黄父,遂复合诸侯于扈,平宋也。”“搜”指帝王召集军队田猎阅兵,其实就是一次会盟诸侯的军事行动。此为2600年前,晋灵公讨伐宋国(今河南商丘)的一次军事会盟。

又记:鲁室公七年(前602)“冬,公会晋侯、宋公、卫侯、郑伯、曹伯于黑壤。”据考此为晋成公时期,诸侯商议讨伐莱国(今山东黄县),又一次军事会盟。

《春秋左传》记:鲁成公十七年(前574),晋侯搜于乌岭。此为晋历公奉周天子诏,在黑壤盟会宋公、齐侯、曹伯、齐人、邾人系讨伐郑国(今河南新郑)的军事行动。

春秋时,晋国自晋文公成为诸侯霸王后,常常代表周天子会盟诸侯,共同讨伐不听命的诸侯。晋国国都在晋文公以后迁于新田(今山西曲沃),乌岭恰为新田东边屏障,军事要塞。

《春秋左传》又记:鲁昭公二十五年(前517),“春,叔孙婼如宋。夏,叔诣会晋赵鞅、宋乐人心,卫北宫喜、郑游吉、曹人、滕人、薛人、小邾人于黄父。在晋颂公时期的乌岭会盟并非各国诸侯,而为诸侯国权臣。赵鞅是晋文公时原大夫赵衰之后,春秋时期赵氏孤儿赵武之孙。赵鞅亲赴乌岭会盟各诸侯国权臣,其目的是谋夺王室,此时赵家在晋国之世代执掌国政,就是在这次乌岭会盟之后的晋定公二十二年(前490),赵鞅灭掉先帝,扩大了封地,势力渐强。后来其子赵襄子又联合韩魏二家,县灭晋国智仙,分三家与晋,建立赵国,雄踞战国七雄之列,得益于赵鞅奠定的基础。小小乌岭,也因此而为天下所关注。

乌岭又称坞岭,唐末割据,天下分裂。唐武宗今昌三年(843),昭义(泽路)节度使刘稹拥兵自立。宰相李德裕派兵四路进军泽路,其西路即为徐州人石雄为师从河东出兵,越过坞岭,连克五寨,歼敌数千,平息了叛乱,稳定了李唐江山,这是古代历史上在坞岭发生最大的一次战役。

明代曾在此设立巡检司、署兵驻守。抗日战争时期,中国军队又在此重创日军,使坞岭这一古战场,更加扬名天下。

三家分晋,春秋末年至战国初年,中国历史上发生了一系列重大事件,促进了中国古代社会发生重大变革,奴隶制社会终于解体,中国进入封建制社会。

《史论·晋世家》载:“静公二年(前376),魏武侯、韩衰侯、赵敬侯灭晋后而三分其地。晋公迁为家人,晋绝不祀。”《史记·赵世家》亦载:赵敬侯“十一年(前376),魏、韩、赵三家共灭晋,分其地。”(赵成侯)十六年(前359),与韩、魏分晋,封晋君以端氏。“肃侯元年(前349),夺晋君端氏,徙处屯留”。

三家分晋,迁晋君于端氏,又夺晋君端氏食邑,再徙晋君于屯留,这是中国古代社会从奴隶制向封建制演变的重要标志,也是古代沁水最重大的历史事件。这一历史事件的发生,是以沁水为历史舞台而拉开中国古代社会变革的序幕。沁水也由此而正式载入辉煌的史册。

晋君迁于端氏,曾在此生活了十余年,端氏实际上是晋国最后的一个国都,成为沁水历史上第一个政治文化中心。

端氏侯国,约在公元前349年,徙晋君于屯留数百年后,西汉武帝时,温成侯刘忠封到端氏,建立了端氏侯国,历西汉200年。《史记·卷二十一·刘忠》载:“其人后改封端氏侯。”西汉元朔二年(前127),汉武帝颁布“推恩令”,分封同姓诸侯王子孙,并给以封地食邑。温成侯刘忠后改封到端氏冢,建立端氏侯国。光武帝刘秀推翻王莽新政之后,恢复了刘氏天下。汉代皇室成员刘顺因与光武帝刘秀少年相交甚密,备受宠幸。东汉建武八年(32),刘顺奉光武帝刘秀之命前去镇压六安(今安徽六安市)一带的动乱。平乱后,刘顺留任六安太安,刘顺去世后,被尊谥成孝侯。建武十一年(35),刘顺的儿子刘遵袭爵为第二代成武侯。刘遵因犯事被降为端氏侯。刘遵传命于刘弇。约公元100年,刘弇死后,因无子承袭,端氏侯国也被朝廷废除。端氏作为侯国,是泽州五县最古老、最悠久、最辉煌的历史。

县治沧桑,春秋战国时,卫地端木氏之一支迁居今沁水郑庄西城之地,以居地而名为端氏聚,隶属晋国。魏韩赵三家分晋时,迁晋君于端氏聚,西城成为晋国最后的国都。战国时,沁水归属韩国,继而赵国又夺去晋君食邑端氏聚,沁水又属赵国。秦国灭赵,沁水归属秦国河东郡,立治西城。

西汉时仍设端氏县于西城,属河东郡。汉武帝时,湿成侯刘忠封到端氏聚,建立了端氏侯国,历西汉二百年,光武帝刘秀推翻王莽新朝后,恢复了刘氏天下,封端氏为族兄成孝侯刘顺之子刘遵的食邑,端氏侯国得以延续。

三国魏国与西晋,仍置端氏县,属平阳郡,后改安平郡。延续至北魏,改端氏县为东永安县,改安平郡为泰宁郡、广宁郡、北齐又改为长平郡,沁水开始东西分治,沁西为永宁县,沁东为端氏县。

隋代开皇年间,设长平郡,辖县六,包括沁东沁西,沁东仍为端氏县,沁西改永宁县为沁水县。端氏县治从西城移至今日之端氏,沁水县治从固镇移至今日之县城。唐代武德年间置泽州,领濩泽、端氏、沁水三县,设州治于今日之端氏。

唐宋时,端氏、沁水二县并置,皆属泽州。元代至元年间,端氏并入沁水县,属晋宁路(今山西临汾)泽州府。明清两代,泽州府建置不变,沁水隶属泽州府,沿革至今。

历史上沁水县治多次变迁,从三家分晋始,最早的县治是西城端氏聚,历春秋、战国、秦汉、魏晋、北朝。隋代沁水、端氏二县并置,沁水县治移至今日之县城,端氏县治由西城移至今日之端氏。元代端氏并入沁水县,县治仍置于今日之县城,沿革至今。

县治的设置与变迁,事关一县全境之命脉气数,非同小可。古人设邑建治,包括选村建居,是很讲究风水气脉的,古人称之为堪舆术、青乌术,今日称之为选择环境,保护环境、治理环境,维护人与自然的环境和谐。所以,西城、端氏、沁水三处县治的选择,古人是非常考究而不敢轻率的。

西城端氏聚位于今沁水郑庄沁河西岸,西北背靠紫金山,东临沁河,南面县河。县河由西而东流,汇入南下的沁河,冲积出一块三面山峰环拱、一面临水之高平之地,西城端氏聚建于其上。端氏聚依山傍水,一方形胜,属风水之地,故可置县治。古代的西城规模较大,今之西城村与东面河头村原是连成一片的,惜县年连年暴涨,不断冲刷崖岸,连片之地被冲分为二,仅剩今日所见西城、河头两块弹丸之地。大约县河冲刷之故,地脉变迁,气数已尽,曾为晋国国都、汉代侯国国都,曾为近千年沁水政治文化中心的西城端氏聚,失去了旧日的辉煌与威势,只好随着沁河的东流,移治于今日之端氏地。

端氏自隋朝以来进入兴盛,至元代端氏县并入沁水县而废,兴盛亦千年,不仅为县治,还一度为州治,十分辉煌。端氏东依嵬山,隔沁河与榼山相望。元以后,端氏自废去县治后,也渐渐衰落。史书记载沁水正式以沁水名县始于隋朝开皇年间,同时移县治于今日之地,元代端氏县归属沁水后,其县治地位稳固如山,沿革至今,已历一千四百余年。它是沁水三处县治中,历时最长者,可谓是历久不衰,日益繁盛。

沁水县治千余年不衰不易,得益于其山川形胜,龙凤祥运。县治之北,梅水由西而来,流过县治;县治之南,杏水由西而来,流过县治。梅杏二水汇于县治之东合流,畅流东去。梅杏二水皆源于乌岭。

县治之东,有龙岗突起,山顶有塔,既迎东来紫气,又镇龙凤祥瑞不去。龙岗与玉岭东西相望,北有耸翠碧峰,南有精舍石楼,满山松柏,四季青黛,左拥右抱,似为玉岭山呼;玉岭两侧,梅水左绕,杏水右环,似为玉岭起舞。县治建于凤原之下,四山之中,两水之梅杏水于龙岗之下汇流东去,流入沁河,润泽全县。沁水县治虽为深山偏邑,诚为一境灵秀之地,故自隋朝开皇以来,县治地脉旺盛,千年气运不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