楚南古邑  湘军故里--<千年古县>之湘乡
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QQ空间

发文机构:湖南省 来源:中国地名网 访问次数 : 发布时间:2022-11-07 15:43 收藏

湘乡,位于湖南省中部,北邻韶山22公里,东距长沙80公里。属湖南省湘潭市下辖的县级市,占地总面积1975平方公里,截止2013年底,人口约95万。湘乡,古称“龙城”,公元前3年置县,1986年撤县建市,至今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。该县是湘军的策源地,曾“以一县之兵,征伐十八省”,故有“湘军故里,楚南重镇”之誉,在中国近代史上写下了浓重的一笔。

历史篇

滚滚涟河东逝水,悠悠不尽梓桑情。

欲知两岸荣枯事,且听惊涛骇浪声。

仲春时节,一条波光嶙峋、碧浪微漾的河水穿过湘乡城,宛如一条玉带,牵动着河水两岸的柳绿花红,承载着湘乡数千年的历史厚重,一直不停地在静静流淌。这,就是湘乡的母亲河——涟水河。

涟水河,是湘江右岸的重要支流,发源于湖南省今新邵县北部荡角山梅寨北,分水岭高程843米,大体呈西南—东北流向,干流全长289公里,流经今新邵县、涟源市、双峰县、娄底市和湘乡市,最后在湘潭县境内汇入湘江,流域面积达7150平方公里。今天的涟水在湘乡市流经仅97公里,集水面积仅仅1784平方公里。历史上的老湘乡(涟水河流域)除了今天的湘乡市以外,还包括了涟水上游的新邵和新化县一部分,双峰县和涟源市大部分及娄底市娄星区全部地域,可见老湘乡确乃湖南之甲等大县。

涟水河流域密布着60多条大小支流,较大的有西洋河、毛田河、岐潭河、于塘河、石狮江东西干流、萧家河、虎涧河等。涟水等大小河流两岸多小平原,便于灌溉,适宜农业,因此湘乡县域极适宜于人类繁衍生息。

也许,正是她的美丽富饶,才成为强悍的外埠移民和中原贵族觊觎的膏腴之地,成为历代王朝或割据势力看重的“龙城”之乡。通观湘乡的发展,几乎每一次改朝换代,都要波及其统辖变迁,都要在其历史上留下各种印痕,因而也导致其史脉线索比较复杂、混乱。

建置沿革,始于秦汉

湘乡,县龄古老,历史悠久。据当地出土的远古砍砸石器、石斧、穿孔石刀、夹砂褐陶釜、长阿颈鬻等文物证明,早在20万年以前,湘江中下游地区就有了人类,公元前3000多年,湘乡境内的先民即已开始在涟水流域,从事原始的农耕、捕渔、狩猎等生产活动了。

那时(华夏族统一后),天下分“冀、兖、青、徐、扬、荆、豫、梁、雍”九州,湘江中下游地区为荆州,其区域面积是很大的。战国时期的《尚书•禹贡》中载:“荆及衡阳惟荆州”。湘乡一域位衡阳之北,属于荊州。商曰荊楚,周成王封熊绎于楚,湘乡为楚之南境,属于楚国。

春秋战国时期,江汉以南为楚地。随着楚国的不断强盛,其势力也不断向南和向西南扩展,并把湘乡一带作为其军事、政治、经济、文化等,向西南发展的前沿阵地。这从湘乡城郊牛形山特大型墓葬群,墓主多为从楚国上大夫一类贵族,出土最多的是铜制戈、矛、剑等兵器中,已经得到证实。也说明湘乡的地理位置特殊,即地处湘江河谷平原向湘中西南丘岗山区过渡带,楚国贵族势力在此已经营了很长的一个时期。

此外,2014年10月,在湘乡城中“三眼井”遗址中,又有大批文物出土。经专家鉴定,其中的1000多枚楚文字竹简,多为战国末期的官府档案。说明“三眼井”这一带,至少在公元前约250年,就是楚国的一个重要城邑。秦灭楚(公元前221年)后或西汉之初,即纳入中央集权制下,很有可能是秦汉时期长沙郡下的一处县邑治所(相当于湘乡县治的前身)。因为,秦末汉初时的湘乡,已经是一个规模较大、且相对集中的汉族区了。而此时,与之相邻的西部少数民族聚居区,也已建置为“道”(相当于民族自治县),称连道。可遗憾的是,相关史书并无记载,更无“湘乡”一说。

“湘乡之名始见于西汉”。这是清同治十三年《湘乡县志》“沿革”中的记载。在其“统表”《湘乡侯》条下,还有“汉王子侯表,哀帝建平四年(公元前3年)封长沙王子昌为湘乡侯,湘乡之名,盖始于此”的说明。查班固《汉书》中的王子侯表,也有“湘乡侯昌,长沙王子,建平四年五月丙午封,十一年免。”的原文。这样看来,湘乡之名,确是始于西汉,得之于皇帝的赐封只不过是在西汉王朝建立了200多年以后的建平年间。

所谓“湘乡侯”中的“湘”,是指长沙王子刘昌受封的领地——涟水流域,“乡侯”乃汉制侯爵的一种。也就是说,王子刘昌所获的封地是整个涟水流域,即人们俗称的“老湘乡”。这是湘乡的地名之始,也是其置县的前身。至于当时是隶属长沙郡下的湘南县(辖今湘潭、湘乡及望城县南部),还是连道县(原湘乡西隅,现双峰、涟源的大部),说法不一。不过,据唐代《元和郡县志》所载的“湘乡县本汉湘南县之湘乡,东汉立为县,因乡得名”,可以认为湘乡侯的领地——“老湘乡”,当时为湘南县下属的一个乡。

到了东汉建武初年(25年后),原湘乡侯领地从湘南县析出,始置湘乡县,属荆州零陵郡,县治设在今县城位置。东汉建安二十年(215年),湘乡县属刘备控制下的零陵郡,而到了东汉建安二十四年(219年),湘乡县属又被孙吴所控制。吴主孙亮太平二年(257年),分长沙西部为衡阳郡,湘乡县属衡阳郡,并为衡阳郡治所在。

晋代(265年)以后,北方少数民族进入中原,中原贵族地主南迁,连道境内少数民族或被同化,或被挤入高山峻岭。到了南朝宋永初三年(422年),并连道入湘乡县,县域扩大,仍属衡阳郡。这一时期,湘乡的隶属和区域变换频繁,从侧面证明湘乡之地位受到了封建王朝的高度关注。

从晋到南北朝,湘乡县都划属为衡阳郡。至隋开皇九年(589年),湘乡县并入衡山县,属潭州总管府。至隋大业三年(607年),湘乡县域又划属长沙郡。

唐武德四年(621年),唐平定隋末割据在江南地区的萧铣后,设置潭州总管府管理潭州等8州,“析衡山”,设置湘乡县,属潭州管辖。也就是这一年,湘乡的治所迁至龙城,也就是连道故城。“盖讹以城名作县名。”大概湘乡龙城之称始于此。但“寻还旧治”。1952年划分出去的双峰、涟源地区大致便是连道所在。

五代十国,湘乡县属长沙府(后唐改潭州为长沙府)。宋乾德元年(963年),湘乡县属潭州。至元朝初,湘乡县属湖广行省潭州路。

元元贞元年(295年)湘乡县因县民超过万户,而升为湘乡州,属湖广行省潭州路(后潭州路又改名为天临路)。元至正二十四年(1364年),湘乡县属湖广行省潭州府。明洪武二年(1369年),湘乡州又降为湘乡县,属长沙府。清代依明旧制。

民国三年,州府被废,湘乡县划属湘江道。民国十一年,湘乡县直属湖南省辖。民国二十六年,湘乡县属湖南省第六行政督察区专员公署,该公署设邵阳。民国二十九年,湘乡县属湖南省第五行政督察区专员公署,该公署设益阳。建国后,湘乡先后划属益阳专区、邵阳专区。1965年,划属湘潭地区。1986年,建湘乡市,归属湘潭市。

受益盛世,祸连安史

隋文帝开国后,一改先朝弊政,励精图治,北逐强胡,南灭残陈,结束了近400年的大分裂局面,建立起一个强大、统一的隋帝国。他治国有方,首先建立起中央集权,简化地方行政层次,改革创始了科举制。其次,采取轻徭薄赋、鼓励农桑的政策,严惩贪官污吏,倡导崇尚节俭的社会风气。

如此治国,20几年后,国家安定,经济繁荣,百姓乐业,生产蒸蒸日上,国事日渐强盛。也正是在这一时期,衡阳郡被废除,改为衡山县,湘乡并入其中,受长沙郡管辖。其湘乡境内的工商、农桑、丝织、科举等,得以全面振兴。

进入唐朝,尤其是第七代皇帝——李隆基(唐玄宗)登基后,任用改革家姚崇、宋璟等人,进行了整顿改革,取得显著效果。首先是整顿吏治,裁减冗官数千人,停废闲散司、监、署十余所。其次是改进食封制度,统由国家征收分发。三是抑制佛教,勒令伪僧尼还俗,没收多占田地,还民于耕。四是发展农业,大兴屯田。经过一系列的改革,唐王朝进入了全盛时期。

唐玄宗开元年间,由于经济繁荣、社会安定、文化昌盛、国力强大,故在此背景下,湘乡的发展也是水涨船高。县内兴修水利,垦荒造田,稻米、布帛产量多丰,可谓“四方丰稔,百姓殷富”。其他行业,如造纸、制陶、冶铁、蚕桑、湘绣等手工业,均有较大发展。正如诗人杜甫在《忆昔》诗中描写的那样:“九州道路无豺虎,远行不劳吉日出。齐纨鲁缟车班班,男耕女桑不相失”。

永徽六年(655年),由中书令谪任潭州都督的唐代名臣、大书法家褚遂良巡视湘乡,便驻足在县城感应寺,褚遂良在湘乡的芳踪以及留下的大量墨宝,将中原文化之神韵传入湘乡,对湘乡文化的影响非同小可,难怪受到湘乡人民的永久怀念。今城中夏梓桥仍保留了后人为他修建的“褚公祠”,祠前曾有“洗笔池”。(图1-3)

永泰元年(765年),潭州都督翟灌主持开辟自望浮驿(今桃江县境)经浮丘至湘乡的驿道,加强对境西少数民族的统治。由上观之,湘乡曾从不同方面受益于隋唐盛世的繁荣。

“开元盛世”是唐朝百余年社会经济发展的结果,也是广大劳动人民辛勤劳动所创造的。它的出现,与唐皇朝统治者有关,但随着盛世下的统治者逐渐趋向腐败,各种社会矛盾和危机,也就进一步暴露出来。

天宝十四年(755年),兼平卢(今辽宁朝阳)、范阳(今北京)、河东(今山西太原)三镇节度使于一身的安禄山,与部将平卢兵马使史思明,统军15万之众,在范阳起兵。史称“安史之乱”。

“安史之乱”历时七年零两个月,是唐朝由盛而衰的转折点。在这场动乱中,各地百姓遭受到浩劫是空前的,社会经济也受到严重破坏。虽然,战乱最终被平定,但安、史降将田承嗣、薛嵩、李怀仙等,却均以“招安”的形式,被委以节度使之职,藩镇割据的局面由此形成。

随着唐王朝的日益衰败,各地方势力乘机割据,战争也连绵不断。乾符六年(879年),黄巢起义军自粤北进,经县境去长沙,境内阶级矛盾和民族矛盾曰趋尖锐。唐政权于907年覆亡后,后梁开平四年(910年),辰州宋邺率当地少数民族攻湘乡,楚王马殷令昭州刺史吕师周率衡山兵5000镇压。

后唐天成二年至四年(927年~929年),梅山(今属安化县)少数民族起事,马殷派司徒王仝率兵镇压。后汉乾祐2年(949年),朗州节度史马希萼利用民族矛盾争夺王位,引诱溪州峒族攻益阳,楚王马希广令崔洪琏率兵7000屯玉潭(原属湘乡县,今属宁乡县)以抗,驻在湘乡,食在湘乡,战在湘乡,当地百姓不堪重负。连年的争战,使湘乡一带的经济受到严重破坏。

五代十国时期,由于南方的执政者大都能够采取与民休息政策,湘中一带人口迅速增加。再加上“安史之乱”后,中原战乱频繁,殃及更甚,迫使其人口大批南迁。这些南来的中原人中就有一批中国历史上享有盛名的诗人、名臣,他们先后活动于湘江流域一带。这些地方的山川景物和人民的生产、生活,为这些外籍文人的诗文提供了鲜活而丰富的素材。

当然,这些中原人的到来,也促进了湘水流域一带文化的繁荣和经济的发展。例如北方的生产工具,一种可调节深浅、斩断草根、便于丘岗田地平整的辕犁,以及稻秧田撒播、可向前移插的技术等,就是这一时期传入湘乡的。这些中原衣冠“屐履”,有的是逃避战乱而来,有的是贬谪而来,有的是路过此地,他们把中原文化的风韵带入湘乡。